以無聊抗無聊

highnoon_poster2_co

( 原刊 AV Magazine 15-05-2009 )

我自問不瞭解時下年輕人的心態,看《愛鬥大》 時無法理解那些無聊遊戲的意義。

朋友J 工作上經常接觸年青人,和他飲茶吹水時,他會告訴我一些年青人故事,聽得我很感動。

故事兩則:少女將儲下來的零用錢買了一部最新款的手機,她與男朋友仔在公園談心時,被一群童黨盯上,強搶少女的手機,男友亦遭痛毆至頭破血流。兩人等候救援時,男友見女友傷心欲絕,不顧傷勢,聲淚俱下,大聲向女友承諾:“我點樣跑山都會死返部電話比妳!”

另一個故事。男子在拍賣網上洽購一部舊款手提電腦,並相約在快餐店交收,物主是一位少女,她的男友陪她前來,交收後,男子離開,不到15分鐘便收到電話,是女子的男友打來,說女友很捨不得那部電腦,願意出雙倍價錢購回,男子以為是騙局,一方面檢查電腦內是否有私人情慾照片。但見面後男友真的從櫃員機取出現鈔把電腦贖回,然後立刻打電話給女友,女友在電話另一端似仍然在哭泣,男友溫柔地安慰她。

這是年輕人可歌可泣的故事。看麥曦茵的《烈日當空》,又感受到年青的悲壯,九位年輕人經歷成長的洗禮,從嬉戲的歲月,逐漸步入認真面對考驗的時刻,考驗往往是殘酷的,要直視痛苦。除夕夜的一場毆打,有人惶恐失措,遺下朋友逃跑了,結果同伴受傷臥床不起,友誼被擊潰。會考過去,年輕人無奈地成長。

年輕人在便利店重遇當日襲擊他們的人,再也按捺不住,拿起武器想復仇,豈料門外更殘忍的腥風血 雨正上演,他緊閉上門,抱頭痛哭,青春就在殘忍中賠上了。

麥曦茵的成熟,令人驚訝她只是一個廿歲出頭的新導演,提攜她的監制及出品人曾志偉建議她應善用香港的自由空間放膽創作,不用有太多顧忌,麥曦茵也拍得揮灑自如,當然也有一些過份賣弄技巧的鏡頭,《烈》是香港近年不可多得的佳作,亦只有貼近生活,共同呼吸的年輕導演方能拍得到,片中那些率性的故事深深感動我,令我更加尊敬身邊的年輕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