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太沉重

Nothing but the truth

( 原刊 AV Magazine 12-06-2009 )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燭光晚會,來了十五萬人,人群填滿了整個維多利亞公園的球場及草地。每年我都因工作關係置身晚會,台前劃分了一個供傳媒工作的採訪區,今年來了特別多人,擠得連普通的拍攝工作也變得很艱苦。

我知道裡面很多都不是記者,大部分是攝影拍友,朋友都很討厭這些妨礙工作的人,我倒不以為然,只希望市民體諒我們的工作性質,盡量給予方便,我不認為「紀錄」是記者的專利,人人也有權記下身邊發生的事情,尤其在網絡世紀,大家都不難找到發表渠道,只是希望在像六四晚會這些特殊場合,非因工作關係的人就不要擋著記者的位置,因為胸口貼著「記者證」的真正記者,他不是代表個人來行使主辦機構對他們提供的方便,他的報道會透過大眾媒介廣傳開去,讓無法親臨現場的人知道當時情況。

工作時被拒絕的情況越來越普通,我們採訪時常需要找個高位來俯瞰整個場景,像遊行及這次的晚會,因為人數太多,連草地也坐滿,記者很需要在銅鑼灣那邊找個看到草地的高位來報道,現在附近的樓宇管理人員都不問情由,拒絕一切上樓的申請,更如臨大敵般驅趕潛入天台的記者。警方聲稱集會人數六萬多,一張從高位拍攝的照片,便可提供有力的佐證,消滅記者的採訪方便,也間接消滅證據,令真相被謊言假像掩蓋。

在香港採訪,很多時候和市民有些誤會及爭執,或是激怒了某些不願意真相揭露的人,最常聽見的質問是:記者大x晒呀!聽後我有點感慨,我們不止不是大晒,還要面對很多壓制言論的武器。

不少電影都以記者為題,我通常都不會錯過,最近看的《Nothing But The Truth》便令我感到很心痛,在號稱自由民主的美國,國家機器也可利用法律作為工具,打擊傳媒。 故事是一名女記者記者為了不披露消息來源,而遭關押年多,她的報道揭露了政府對第三世界發動的攻擊是缺乏理據的,事件引至一名特工身份曝光;法官以國家安全為理由指示記者需透露消息來源,否則調查期間可將他無限期收押。記者堅持不說,直到一年多後,法官覺得再扣押她亦徒勞,宣布釋放她,但離開拘留所後旋即再被控蔑視法庭罪名……

為了保持誠信,一個記者飽受身心打擊,很多人都會捱不住而放棄當初堅持的原則,我在香港當記者比較幸運,因工作少涉及國家安全,頂多是被一般刑事檢控,或被人湊一頓,受皮肉之苦。 最近翻看89年六四前後的登報聲援廣告,不少是向採訪的記者致敬,當年我剛入行年多,也被這些讚譽弄得心頭火熱,覺得身為記者,亦與有榮焉。工作多年,早已沒有頭上這光環,遇到的阻力越來越大;反而近年多報道內地的維權新聞,中國小市民有怨無路訴,內地的傳媒不敢報,他們更希望境外傳媒能伸張正義。好幾次我被公安追蹤,都是靠老百姓保護才脫險,他們會執著我的手說:「回去,把這裡的真相說出來!」

—–

《Nothing But The Truth》

導演 : Rod Lurie

主演 : Kate Beckinsale , Matt Dill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