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返工

TokyoSonata_OneSheet.FIN 

( 原刊 AV Magazine 19-06-2009 )

黑澤清的《東京奏鳴曲》,冷冷地描寫經濟不景氣下的日本,原本是大機構總務課課長的龍平(香川照之飾)遭解僱。身為一家四口之主,要維護大男人形象,不敢告訴妻兒,每朝依舊穿著整齊的西裝,提著公事包,假裝上班去。 在職業介紹所外,每天都排著長長的人龍,龍平找不到合乎理想的工作,最後還得放下身段,任商場清潔工人,每天仍穿西裝出門,到了商場後換上清潔工制服,面對的是一個充滿穢物的「屎坑」…… 是黑布街偏激觀眾林先生介紹我看《東京奏鳴曲》的,說到這段屎坑戲時,他已經禁不住狂笑起來。

但我們都知道,狂笑背後的意義 — 因為我們都經歷過「扮返工」的日子,而且在這個年頭,經濟不景金融海嘯失業裁員……成為生活常用的檢索詞,當快將畢業的大學生也忙著參加反失業大遊行時,「扮返工」的日子隨時重臨我們身上。

記得第一次「扮返工」是廿多年前。剛入行當記者,因為太喜歡這行業,也想多些機會琢磨自己和多賺點錢,偷偷地在剛改版的雜誌兼職,那個年代很多記者都做兩份工的,但偏偏有人看不過眼,我被任正職的機構「炒魷魚」,接著不到兩星期,兼職的雜誌也結束了,頓時失業,當時自恃年青,相信很快便找到新的工作,所以沒有驚動家人,每天早上照樣出門,在附近的茶餐廳及遊戲機中心流連,看場十二點半電影,發現很多狀似sales的西裝友看這一場;下午逛二樓書店及公共圖書館,日子過得頗輕鬆,偶爾有一點悲哀,相信別人也看不出來。

第二次「扮返工」約在九年前,亦是遭逢失業,這次有了經驗,加上人到中年,政府宣傳說:「經驗是無得呃的!」但誰還信董建華便是傻瓜,所以扮了幾天,知道形勢不妙,人浮於事而我的競爭力已急速下降,趕快告訴家人,自己提早冬眠,每天在家煲碟,間中踢足球及投注外圍波(那時沒有馬會足智彩),與早已看破世情,在九十年代初已辭職不工作的HS來往甚密(HS一直不工作至今,據說十多年間只工作了兩天),一度被人懷疑我倆是情侶(HS是男人)。這次閒置了九個月,在一個染病發燒的下午,新的工作找上門了,上班時還許了一個卑微的願望:就是不想再被解僱。

除了「扮返工」外,我還試過「扮返學」,那時唸中七,自知不是入港大或中大的材料,加上失戀,鬱鬱寡歡,整天展覽哀傷也沒人參觀;不想每天在課室內看到若無其事的她,毅然決定退學,「扮返學」一星期,我在茶餐廳角落,看見爸爸匆匆上班的身影 — 偷偷看他吃喝、閱報及擠公車,爸爸竟然有點陌生;後來我寫了一篇文章,有些像朱自清的《背影》,沒有發表過。

《東京奏鳴曲》令我明白,一個男人的尊嚴有多重要 — 但這些年來也學懂,面對自己最親密的家人,無謂佯裝堅強,尊嚴應該御下,勇於說出困難,才能一同面對及解決,別勉強扛上所有重擔,成為終生鬱結;家人永遠會包容你的一切,優點或缺點。 不知怎的,哼起羅大佑的兩首舊歌:《家》及《家II》,均來自他的第三張個人專輯,歌聲伴隨著《東京奏鳴曲》。《家》是寫年少時與父母兄弟姊妹同住的家,《家II》是長大後有了自己的家庭。

誰能給我更孤獨的門窗 /遮蓋著內外風雨的門窗 /誰能在最後終於矛盾地擺擺手 /還祝福我那未知的方向 –《家》

給我個溫暖的家庭給我個燃燒愛情 /讓我這出門的背影有個回到家的心情 –《家II》

—–

《東京奏鳴曲》(2009)

導演:黑澤清 主演:香川照之, 小泉今日子,小柳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