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雨時節 潤物無聲

(原刊  AV Magazine 25-12-2009 )

電視上,關於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的新聞不絕。

十二月,我還是穿著單薄的衣裳到處跑,冬至已過,這個冬天真的會來嗎?

有一首很舊的台灣歌曲,叫《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鄭怡主唱的:「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 代表我流不出的眼淚 / 小 雨來得正是時候 / 沖淡我對你的思念」。

一個雨天的下午,在澳門科學館附近,通往文化中心的鋼板天橋上狠狠摔了一 交,左臂抬不起來,連書櫃的DVD都拿不到。我抱怨整個月天朗氣清,偏偏外出工作時,碰到壞天氣。

胳膊受傷,我走路便更慢。

我是一個很慢的人,我知 道。

「你有自己的節奏」 -- 收到一位舊同事的電郵,他這樣形容我,我視之為讚賞,其實可能是一番客套說話而已;但我還禮貌地回覆:「謝謝。香港人只會確認『速度』,鮮有人欣賞『節 奏』。」

看許秦豪的新作《好雨時 節》(Season of Good Rain )時,終於讓我碰上一個寒冷的夜晚。

電影節奏和他過去四部電影 (《八月照相館》、《春逝》、《外出》和《幸福》)一樣緩慢,原來只有他完全和我心中的節奏同步。

故事發生在四川成都,地震 後的一年,曾經在美國留學的同窗--韓國男子東河(鄭雨盛飾)與中國女子May (高圓圓飾)在成都杜甫草堂重逢,男的為一間 挖土機公司出差,女的在草堂任職導遊,兩人在美國時彼此有好感,但沒有進一步發展。

在成都的短暫相處,他們的 愛情,在綿綿春雨下重新點燃。東河決定錯過航班,多留一天;May 來到東河的酒店房間,在慾念迸發之際,May 卻找了個藉口推搪……滋潤愛情的小雨,或許來得不是時候,她需要多一點的時間,慢一點的速度,先讓過去的傷口 癒合,方能接受新的感情。

許秦豪導演至今的五部作 品,都是愛情故事,都是描寫短暫的幸福,或時間不配合的愛情,《八月照相館》男人在人生最後階段卻遇到純真的愛;《外出》的愛情,必先要背叛婚姻,《幸 福》是女人愛上一個不甘於平淡生活的男人,不懂幸福的男人不配有幸福生活;朋友F說《春逝》是「每個男人一定要看一次的電 影」,學習愛人和適應被拒絕,都是男人成長的過程。

《好雨時節》側筆寫地震, 雖然透著淡淡哀愁,但結局卻是充滿盼望,與許秦豪一貫的傷感並不相同,幾個杜甫草堂的竹園空鏡,已經清脆交待季節交替;善解人意的春雨,在愛情悄悄回來時 滋潤萬物。導演再 來一個空鏡頭,東河又來到杜甫草堂。

當看見郊野小徑灑濕時,花 朵已靜靜地開遍整個城市--這正是詩人杜甫感性的觀察,片名取自他的《春夜喜雨》: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 發生。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 無聲。

野徑雲俱黑,江船火 獨明。

曉看紅濕處,花重錦 官城。

最後一幕,東河寄給May一 輛腳踏車,在美國他曾承諾教她騎車。May在同事的扶助下,輕鬆地在腳踏車上,展開她的步伐。我開始流淚,還不慎打破了沙發旁那用來改運的「水柱」,在低溫 的晚上,淚水原來很熱,腳板卻踩著一灘冷冷的水。

2 thoughts on “好雨時節 潤物無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