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是毒品

( 原刊 AV Magazine 19-03-2010 )

《拆彈雄心》(The Hurt Locker)勇奪了多個奧斯卡重要大獎,雖然它並不是我的最佳電影首選,但《拆》對戰爭的描寫,確有它獨特之處。

電影場景設置在2004年 的伊拉克巴格達:一個戰火熾熱的城市,而美軍陷入一場不知何時完結束的戰爭。拆彈小組在危機密佈的街頭執行任務,既要保護平民百姓,又要處處拆解敵人佈置的炸彈陷阱,每項任務都非常接近 粉身碎骨之命運。

影片開始引用了《紐約時報》記者 Chris Hedges 的形容,大意是說「在戰場上衝鋒陷陣極易成癮,而且強效力特強及致命,因為戰爭就是毒品。」

主角 James( Jeremy Renner飾演)正是一個上了戰爭癮的拆彈專家—並非說他好戰,而是對自己的專業:拆彈,有一份瘋狂的投入, 眼見火力特強的炸藥便兩眼發光,對於切斷敵人佈下的精密引爆裝置有一份執迷,有時還罔顧團隊的合作精神。他不害怕死亡,面對強力炸彈,寧可脫下甸重的防爆 衣服,「要死也要舒服一點」,他用同伴認為的「自殺式行為」去拆解「自殺式炸彈」,導演

Kathryn Bigelow 借 James 描寫戰爭扭曲人性,最恐怖的是,軍人在酷熱的沙漠氣候中,慢 慢將這種扭曲視作正常,融入了日常生活當中。

直至James 遇上了軍營外賣盜版 dvd 的男孩 Beckham,才喚醒了心底潛藏的真性情:一種父親與兒子間的關愛,所 以當他以為Beckham被害,變成了人肉炸彈時,他立時方吋大亂,不忍心把「他」 引爆,堅持不顧危險把「它」拆除,朋友無辜成了戰爭工具,嚴重影響James的判斷力,他深夜怒闖民居,想抓到兇手,但在一場不義的戰爭中,個人的正義感往往要被壓抑,要時刻警覺自己只是 執行開戰時任務,對炸彈危害作迅速的專業評估。James 想 努力保存一點真性情是叫人感動的,所以他盡最後一份努力,想去拆除縛在那位苦苦哀求的男人身上的炸彈,最終男人亦逃不過灰飛煙滅的命運……「聖人不仁 以百姓為芻狗」James 如果強將把自己作聖人,必然自招痛苦 — 聖人同樣也不會介入百姓當中,他就像天地一樣照顧所有百姓, 讓他們自己發展,一旦有偏心,最後左支右絀,反而麻煩。「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不知道 Kathryn Bigelow 可有讀過《老子》,顧忌太多,很快就會走投無路,還不如守住虛靜的原則 — 《拆彈雄心》最後一幕意義深遠:James 完成任務回到美國,重投家庭生活,但發覺自己已經不可能重過 正常人的生活,面對妻兒,他念念不忘的仍是戰場:和兒子嬉戲時,他察覺年事漸長,對很多東西都失去興趣;站在陳列過百種脆米片品牌的超級市場貨架時,他不 懂得選擇,相對戰場上只有「生」和「死」兩種選擇,他比較從容。

最後James以「那邊需要拆彈人」這個拯救蒼生的偉大藉口,重返伊拉克前 線,導演看似宣揚正義不柯的大美國精神,但實情是:大家都中毒太深,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