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斯

( 原刊 AV Magazine  05-03-2010 )

“過 去沒意義,現在是廢物,將來是死亡。”

看《單身男人》(A Single Man),哥連費夫(Colin Firth)飾演的英文救授 George 這樣形容生命。因為相處16年的伴侶Jim交通意外死亡,感到萬念俱灰,準備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是本 片的故事開端。

我起初那會是另外一部《救人七命》(Seven Pounds),灰暗得令人透不過氣,幸好《單身男人》後半段逐漸柳暗花 明,George看見生命的曙光。

George的學生Kenny出現,令他的絕望心靈重見陽光,打開他封閉暗室的一扇窗 扉,,飾物Kenny的尼古拉斯候特(Nicholas Hoult),充滿陽光氣息,美得不可方物,坦白說,令我這個「直男」 也怦然心動。

Kenny照亮了全片,翻查資料,他赫然是《單親插班生》(About a Boy)演曉格蘭特的俏皮兒子的小童星,果真光陰似箭。在絕境中的 人,能否想得通,關鍵在於能否及時遇到他的繆斯女神(muse)。

George遇 上Kenny,像是生命安排,又似是偶然遇上,有一些「性」的指涉,卻 又點到即止,令觀眾不會覺得 George 是墮入情慾迷陣。 Kenny的純潔無暇,像仙子一樣乍現眼前,令George得到拯救,開始用另一角度看生命。我想起我很討厭的導演雲 翔,他的同志電影,總令我感到導演拍電影只為展露男性胴體,供同好欣賞,角色全是沒有靈魂的。《單身男人》雖然也是一部男同性戀的電影,但觸及的生命議題 是超越性別,令人反思的。 片中有很多美男子出現(怎麼我的生活圈子全是醜男,難道物 以類聚?),但導演並沒有佔這些美男便宜,可能令女性觀眾不滿!

時裝教父Tom Ford首次執導,叫人十分驚喜,他沒有過份炫耀自己在時裝的認識,反而很沉實地講求影片的節奏、色調、音樂及場面調度 的配合,色彩及明暗隨著主角的心情變化,各方面都做到恰如其分。

看罷電影的晚上,送別朋友,一路回家,還有沉重煩人的工作等著我完成,相信又要通宵達旦。剛執起筆,那份無力感 又來了,我感慨,我的繆思女神在哪裡?她能否給我一絲動力,克服創作上的困難?我想起在地球另一端的她,已經是兩位孩子的母親,過著幸福的生活,祝願她愉 快。很感激她每次回港都會找我,她說同期認識的朋友都沒有再聯繫。曾經一度認定她便是我的繆思……在我們很年青,還不懂得世情複雜的時候。我遇到挫折,一 個人躲在暗室,和她通電話,忍不住哭,在暗室裡哭,感覺特別詭異,電話一端的她安慰我,還說:會哭的男孩都不會是壞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