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滿,灣仔

( 原刊 AV Magazine 16-04-2010 )

人生音像城

月滿,灣仔

很喜歡岸西的《月滿軒尼詩》,繼《神經俠侶》之後,另一部由「灣仔」擔任主角的電影。

《月》中的灣仔是人情味洋溢的地方,樓上家電倉少東與廚具舖西施的戀情,以相親開始,起初兩人是心中另有一個人,只是順應長輩意願,勉強見一見面,誠如阿來(張學友飾)說,灣仔雖然像很繁忙,但大家只要不跨過電車路,可能永遠也不會再見面。

雖然《月》的愛情故事,沒有前作《親密》那樣敏感,但仍然不失平實作風,阿來那種沒有生活壓力,又沒有做人目標的中年男人,身邊也有不少,他們曾經有過激情的,可惜火花沒燃燒起來,從此告別浪漫。我有一位朋友,自從年青時曾鼓起勇氣邀約心儀的女孩子去唱K失敗後,便沒有勇氣談情說愛,只會和一堆男人竊竊私語,對身邊的女同事評頭品足,滿足口舌之慾。

另一位在灣仔區工作了很多年的朋友,起居生活像從未未離開過灣仔,每次約他,他都很順口地叫我去「檀島」--阿來與愛蓮(湯唯飾演)感情滋生的地方,在奶茶蛋撻與奇情小說之間。檀島門口有對好牽強的對聯:「檀香未及咖啡香,島國今成蛋撻國。」還有一隻三呎多高的瓷器狗,像八千公一樣佇足,但如今的檀島和以前的檀島相差太遠了,以前的咖啡奶茶真的很香濃,多士鬆脆可口,現在茶香散,食物味精當道,多士一咬便知是隔夜麵包。

朋友對檀島不離不棄,彷彿已植入了他記憶之中,多年前我向他投訴食品水準下降,他氣定神閒地帶我到毗鄰的「新x記」,那裡奶茶淡如水,豬扒硬如鐵,堪稱人間地獄!我對價錢愈來愈貴的檀島也不敢多言,反正和朋友吃的已不是食物,是熟悉。

茶餐廳的「卡位」是增進感情的好地方,兩個人的時候,面對面坐著,旁邊有可挪動的空位,說話時動作可以大一些,又可稍微挨著牆,微彎一隻腳,將大腿、膝蓋及部分小腿擱在卡位,感覺挺自在的。

愛蓮側著頭對阿來說:我已經沒有蛀牙了。很愛湯唯,真美。

看她一臉素顏,在告士打道的天橋上哭,我也跟著哭,在年青時,很多獨來獨往的晚上,趕著往藝術中心看了一大堆似懂非懂的藝術電影,那時還沒有全天候的入境處天橋,散場時我都愛放慢腳步,或駐足看橋底下熙來攘往的車輛,心灰時靠在欄河哭,當時只有20多歲的我,竟然有像阿來在戲中的想法:「我41歲,照計含含混混過埋下半世,應該唔難啫!」

然而一天,他明白要為能令一個她笑而堅強,積極做人。

我明白的。

很想多謝岸西,《月滿軒尼詩》令我想起灣仔,想起很多事情,現在一切都釋然了。

4 thoughts on “月滿,灣仔

  1. 一句 我明白的。意味深長啊。
    我很喜歡許鞍華和岸西的搭檔。編劇岸西好厲害,導演岸西就尚且稚嫩了。《月》製作的痕跡有點重,不夠渾然一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