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花四濺彭浩翔

( 原刊 AV Magazine 04-06-2010 )

人生音像城

血花四濺彭浩翔

看《維多利亞壹號》,很多女觀眾都嚇得用上掩著眼睛,但又要怕又要偷偷看,觀眾就是那麼犯賤,我覺得愈是閉眼不敢看,愈是中了導演彭浩翔的圈套,我彷彿能看見他站在戲院的角落,嘲笑我們這群可憐的觀眾。

我在片長95分鐘的過程上,從沒一刻閉上眼睛,還睜得比平時看電影大,不是要向朋友炫耀我有幾大膽(我是見到蟑螂會嚇到彈起的人),而是不想彭導奸計得逞。

其實也沒什麼可怕,中國人是內臟民族,所以看見阿phat肚破腸流,根本不必大驚小怪,火煱店的豬腸鵝腸賣幾十元一碟。

試將《維》斬開成為兩部電影--一邊是血腥暴力瘋狂殺戮,另一邊是小女孩成長物語,兩邊同樣殘酷。

若要選擇,我想看女孩殘酷成長物語:自幼住在私隱全無的斗室,女孩拼命工作,拼命賺錢,愛情附托在無心肝,爆房錢也不給的賤男人身上都沒相干,只要能買樓,只要擁有一個看見海的單位,讓家人住得舒適一點,給愛海的爺爺一點慰藉……可惜他們等不了,女孩還在殘酷的天秤上,選擇了鋼筋水泥的樓宇,而犧牲天秤另一端父親血肉之軀。小市民的血汗金錢,永遠敵不過一個樓市泡沫帶動上揚的價格。

撇開流出來的大腸,削斷的陽具及刀片割破大動脈飛賤的鮮血,《維》是一個心在淌血的悲劇,故事每天上演,香港人畢生努力,最後被大地產商搾乾。戲裡戲外,由出身地產商家庭的何超儀投資拍攝及主演,本身就甚具反諷意味。

彭浩翔不甘心只拍好這一邊,他鍾情血花四濺的另一端故事,因為那可以去盡啲,可以更加「有血有肉」,滿足他的一場實驗。我覺得他選擇了一個噱頭,而破壞了一個頗有反思空間的故事,但他又不敢完全放棄故事的主軸,索性拍一齣純官能刺激的電影,給果這部戲變成了兩層不能合在一起的 layer,感覺很不爽。

片中除了驚叫聲及彭導演親自演繹的連珠砲發的粗口外,令觀察笑得最開心的是何超儀童年時與對面樓的朋友仔,用自製的傳聲筒談話,朋友仔建議用「仆街」代替對話時說「over」。

根據電影所言,仆街不是粗口,這個詞語演化至今,  有時可用來形容很有膽識,不甘於平凡,勇於挑戰自己的人,近似英文俚語 Kick ass。

彭浩翔導演具有上述條件,over。

彭導有膽識有功力,多變而複雜,有時帶點色情(像《AV》),有時柔情似飄渺輕煙(像《志明與春嬌》),有時心腸太壞,要戲弄觀眾(像《維多利亞壹號》。

我推薦他的新出版的雜文書《坐牢切勿拾肥皂》,單是書名已經夠巧妙(什麼意思,自己去看吧!)但內容有很多他的獨特觀察及生活體驗,讓我了解他多一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