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手的笨能

( 原刊 AV Magazine 16-07-2010 )

人生音像城

 沙手的笨能

 杜汶澤在《人間喜劇》中扮演從內地來的殺手「司徒春運」,操一口半咸淡的廣東話,把「殺手的本能」說成「沙手的笨能」,逗得觀眾們很開心,我也笑不攏咀,因為他的口音很像我的朋友,而他也是一位編劇……司徒春運口中的「粉腸編劇」。

電影開宗明義藉殺手為例子點題--究竟是電影美化了殺手,還是殺手美化了電影?

「肥頭嗒耳」的殺手司徒春運,遇上純情宅男編劇諸葛頭揪(王祖藍飾),是《人間喜劇》的主線,兩人的名字先幽了那些武俠小說角色一默,整部電影不斷地戲謔和拆解電影的魔力,將典型的浪漫場面化成俗套,可以想像是編劇出身的導演陳慶嘉對電影發的牢騷;如司徒春運與另一殺手許紹雄在夕陽中漫步而來,卻原來踩到滿腳泥濘,需要馬上沖洗。

司徒春運這個角色設計得很巧妙,杜汶澤也刻意低調,以免變得硬滑稽,他的出現,寄托了諸葛頭揪的全副精神,照顧他及關心他,司徒春運變成了他的電影世界和現實世界的總和,從春運隨口用一大堆電影名稱來捏造自己的人生,被頭揪看成一部活生生的電影,而頭揪自然變成了影迷。

《人間喜劇》是電影-影迷-觀眾的三角關係,「影迷」這角色也付託了導演及編劇的對電影的感情,包含了他們對這個行業的愛惡。他們製造銀幕上的浪漫,卻又忍不住自嘲,取笑這種虛假,像在殺手與警察在大帳篷掩映下的慢動作式對決,明顯是戲謔杜琪峰式的浪漫;結尾說英語的教堂對峙,意圖更明顯,把吳宇森的唯美男性情義來個不靠譜處理,杜汶澤刻意模仿周潤發式英語,對白都將武俠小說的情境、腔調變成異化的英語,其實是對香港電影的進諫,香港電影就是香港電影,不必強求國際化而變成不倫不類。

我想,導演們也不想《人間喜劇》被看成一部普通的喜劇,片名借用了法國文學家,巴爾札克的名著《La comedie humain》名字,書中細膩地描述了19世紀法國社會的世情百態。香港電影《人間喜劇》中有多位電影人客串演出(郭子健、李力持、鄭保瑞、羅永昌導演及攝影師潘恒生), 令我相信也隱藏了電影從業員對港產片生存狀態的反思,電影中,司徒春運從銀幕離開了現實世界,最後也從銀幕中回歸,意味著電影必要回歸生活。

不過假若觀眾接收不到也不打緊, 只要他們開懷笑一場,電影人也會覺得任務達成。其實七城這篇文章也可能把電影過度閱讀,不過我甘願被讀者x一次,一次咁多啦。

電影就是如此奇妙,導演可以想得很深,但觀眾卻接收不到,卻為一兩個爛gag而讚不絕口;有時導演拍得很隨意,但觀眾卻想得太多,尤其是一些影評人及學者,帶頭將電影放上手術檯解剖,將導演生劏,寫成一篇篇淵博的學術論文,活像陳浩男與山雞用法語討論後現代主義。

4 thoughts on “沙手的笨能

  1. 據我所知, 姓司徒的全部都是廣東人, 好像是某姓從北方遷徙至四邑開平縣後改姓的. 有興趣翻查, 就會發現司徒華, 司徒薇等統統都是開平人. 姓司徒的如果操半鹹淡廣東話, 一是鄉音未除, 一是祖先從廣東回遷北上了. 這方面沒有研究, 不過似乎不多耶. 我明天去看看片子, 弄清楚杜汶澤是不是扮四邑口音先.

  2. 昨天跟活化廳的恩說起此事, 她即表示其母也是姓司徒的開平人. 也許我們可以從這些小事入手, 對香港與廣東文化的關連開展深入一些的研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