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不知身是客

( 原刊 AV Magazine 06-08-2010)

人生音像城

夢裡不知身是客

〔注意:內容涉及《潛行凶間》(Inception )劇情 〕

看電影一定會看過「發夢」的情節:許多意想不到的場面,恐怖、驚嚇或浪漫……最後接上一個夢醒的鏡頭,主角可能渾身是汗,可能是仍然依戀溫柔鄉,無論怎樣,目的是告訴觀眾,那不是真實的情節。

這種發夢橋段,濫用的程度令人咋舌,變得很俗套,當觀眾察覺到情節有異樣時,自然想到「發夢啫!」 只有 Christopher Nolan導演膽敢將「發夢啫!」 這俗套橋段無限放大及挖掘,成為一部結構複雜,148分鐘夢中有夢再有夢的《潛行凶間》 (Inception )。

許多「發夢」情節, 無非是藉故賣弄一下視覺震撼場面,《潛》雖然有幾場頗為壯觀的場面,例如夢境建構師 Ariadne (Ellen Page 飾) 將街道摺疊, 及入夢盜賊 Cobb (Leonardo Dicaprio飾) 那不斷坍塌海邊城市景觀,其實都不是電影的主要亮點。

《潛行凶間》牽涉很多主題:真實/ 夢境、 意識/ 潛意識、時間及空間的概念,導演透過四層入夢,糾結成Cobb 的悲劇故事。 Cobb 的悲,超越真實,穿透夢境,植根於意念,《潛行凶間》要闡述的,正是永恆的痛楚。

縱使Cobb 掌握了非凡的入夢技巧, 可輕易進入別人夢境中,可是這種自由, 亦令他和妻子Mal( Marion Cotillard飾)迷失於現實與夢境之間,Cobb為了令Mal重回現實,在她深層潛意識中植入意念,豈料這意念發展成自毀意識,做成無法挽回的悲劇,也令Cobb背負殺妻罪名,浪跡天涯,沒法回家。 那是一種極大的諷刺,Cobb可肆意游走夢境,但肉身卻過不了回鄉的入境關卡;更痛苦的是他的思想亦回不了家,將自己囚禁於記憶監獄,方可回憶與妻子的生活片段。 夢中 Mal懇求 Cobb留下,不管是真還是假, 何不拋開理性,忘記追溯現實的圖騰,等待一列只要能一起乘搭,不管開往何處的火車 — 憑感覺來「相信現實」。

( Mal : You keep telling yourself what you know. But what do you believe ? What do you feel ? )

「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Christopher Nolan描寫這種回不了岸的悲痛,隨著情節中潛意識層被愈挖愈深,更顯得無奈,因為那份悲痛源自意念,更悲哀的是「意念」這東西竟然是別人刻意植入的,Mal知道自己的哀思,竟源於Cobb的植入時,感到莫名憤怒,痛恨他「玷污」了她的思想,創造了她的性格 ; 電影開首時,Cobb 提及意念就像病毒,會感染擴散,結果意念帶來無涯的痛苦。 留在心中的,只有永恆的罪疚,是在現實及夢境中均無法彌補的;雖然電影看似有個完滿的結果,但別忘記那代表身在夢中的圖騰--陀螺仍然在旋轉,Nolan高明之處在陀螺好像要停下時,來一個Sharp cut 完結,在虛實真假中,留低讓觀眾詮釋的空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