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植男

  (原刊 AV Magazine 20-08-2010)

人生音像城

 戀愛植男

 我的Blog有一句自我介紹:「葉七城,不是影評人。記住這一點便夠了。」

不是因為我對影評人有偏見而拒絕這身份,而是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做。

我認為,影評人評論電影,應該是全面性的,甚麼類型及題材的電影都應該抱著研究的心態去看,去分析。

我沒有這種胸懷,活到這樣的年紀,我是隨喜好去選擇看哪一部電影,預先知道會很「難頂」的,不要預我的份兒。

所以有人說:有一部大膽赤裸裸探討老年人性生活的電影–咪攪我。

有人說:有一部探討人獸交合後的憂傷狀態的電影–咪攪我。

有人說:有一部3D IMAX 版肉蒲團色情大電影–預我 !

朋友給我《戀愛植男》戲票,進場前絲毫不了解將要看的是甚麼,也是我不配當影評人的另一原因。從海報設計來看,只見男主角松山研一,露出頭部,滿臉笑容把身軀埋在泥土中,旁邊是翠綠的植物,配以「戀愛植男」的中文譯名,令人猜想本片可能會是部充滿田野氣息的愛情片,相信許多觀眾心態和我一樣,結果中招。

松山研一演一個性格天真,有點弱智行為古怪,與嫲嫲相依為命的青森縣年青農夫水木陽人,整部戲都採用一種摸不著頭腦的演法。故事講述陽人愛上了從東京到來的幼稚園代課老師町子(麻生久美子飾演),無奈町子帶背負情傷,男友在車禍中喪失,而且頭部被撞斷了,仍遍尋不獲,對於熱情的陽人的愛意無所適從。

但劇情發展下去卻並非一般愛情片的橋段,怪誕的陽人一次把自己埋在泥土裡,兼且被殺蟲劑噴灑過後,身體及心境起了異乎尋常的變化,變得思路清晰,拋開之前的混沌,及有奇異的經歷,陽人自始每天餵食農藥。

傷心女子遇上傻小子的愛情故事,向來是日本及韓國電影慣常的套路,常見的是電影後半段,傻小子變得情深款款,但導演橫濱聰子明顯不想滿足觀眾這方面的盼望,她在後段注入奇幻風格,陽人慢慢被農藥改造成沒有心跳,像植物一樣存在的人類,這大概是中文片名「植男」一詞的意思吧,害我天真地認為電影公司又在玩「食字」暗示他是「宅男」。

然而,導演這種奇幻風格還刻意令人有難堪的感覺,結局那場戲,町子與小孩子拿著陽人的腦袋標本來玩遊戲,還要給大黑熊吃掉腦袋,隨即響起刺耳的靈幻配樂,給一心前來看浪漫愛情片的觀眾一記重擊:給你們一段「無腦」的愛情!

回家後因心靈受打擊,於是我做了一些影評人會做的工作,上網查一查這部電影的背景資料,導演橫濱聰子正是出生於青森縣,她過去的作品,都反思人類違反大自然定律的行為,而日文片名原意,及英文譯名<Bare Essence of Life >都包括了「非比尋常」或「生命奇蹟」之意。陽人的遭遇,正是違反大自然定律 ,陽人之「退化」成植物及農藥的在片中的反自然喻意更見明顯,像嫲嫲從不介意種來自用的菜葉上有蟲咬的小孔,農藥只是令農作物看上去漂亮一點。

所以有人說:這是一部語重心長,反反自然,反進步,反農業人工化的環保電影–如果我事先知道,咪攪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