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刊: 回憶是黃金色的

   ( ** 應朗西先生要求重刊,承蒙錯愛,對這篇文章情有獨鍾。原刊 AV Magazine 10/2008 )

人生音像城

 回憶是黃金色的

 

 

手提電腦壞了,依照朋友指示,拿到電腦商場某店鋪維修,到達後發覺成熟穩重的中年店主不在,只有一染了金髮的青年,他只顧低頭玩遊戲機,對我愛理不理。

實在沒法放心將電腦交給這無心裝載的青年人。看著靜躺在家中一角,默默無言的電腦,我好生慚愧,因為它想不到它的主人,20多年前竟然是諗電腦科出身的,可是半途而廢,跑去當記者,電腦知識就此丟低。

想當年一個熱愛文學文科生,給果走去讀電腦科,好像風馬牛不相及;全因在殖民地時代教育制度訓練下,我是一頭溫馴的羊,沒有主見,連年輕人該有一丁點的反叛也沒有,反而有些悲觀。中學三年級考試完結後,大伙兒都盡情地玩,獨我擔心中三評核試成績不好,派不上中四;我默默地參加為中學生舉辦的就業輔導講座,作好無奈投入社會之準備。

還是能夠繼續升學。諗預科時,悲觀情緒又作祟,那時讀書很辛苦,中國語文及歷史科要背誦的材料很多。驀地驚覺,單憑一點點對文學創作的熱忱,是無法讓我在公開試中考得好成績,諗文學將來更加「搵唔到食」。

消極心態加上遇上感情挫折,竟然迸發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反抗 — 毅然退學,要做「搵到食」的事!就算繼續讀書,也要諗將來能賺錢的市儈科目。我懷著這樣的心態,考進了當時叫做工業學院的兩年制電腦文憑課程。

當時電腦是新興熱門科目,報讀的人也不少,我不知道校方為何要取錄這個文科生,那時候還是IBM AT及XT的年代,連286也未出現,上課從學寫 BASIC 語言開始,對我來說是進入了全新的領域。

但奇怪,校內很多老師都死氣沉沉,像剛剛遇到很大挫折似的,把手上的筆記讀完便收工(多年以後我當過老師才能體會這種心境),只有一位老師與別不同,我姑且稱呼他為「腦師」。

「腦師」形容,他是剛從「I.T界」(當時還沒流行這稱謂)的殺戮戰場「放下屠刀」,抽身而退,轉執教鞭。他上課時很輕鬆,經常講一些業界荒誕事情,名句是:電腦是一台死物,電腦界也是。

每星期「腦師」都會叫我們做一樣特別的功課:就是和同學結伴逛深水埗黃金電腦商場,看看市場流行的產品,和售貨員閒聊,記低不明白的名詞及術語,在課堂討論。於是我開始了逛電腦商場的「黃金」歲月,認識了很多如滑鼠、CD-ROM及 Windows 3.1等「新產品」。

和電腦相處了兩年,悲觀情緒又浮現:難道餘生都和冷冰冰的機器為伍?念念不忘文學創作的我,偶然機會下認識了一些記者朋友,在他們的推介下的加入了傳媒界,一直至今,很快便將所學過的電腦知識拋諸腦後,電腦發展一日千里,稍為放鬆便會落後很遠,今天我徹徹底底等同一個電腦盲。

以上的文字究竟與《人生音像城》何干?其實我也不大清楚,只知許多思緒來自剛看了《毀滅號地車》,年輕的導演霍耀良一鳴驚人之作,由剛從訓練班畢業的劉德華及嚴秋華主演,還有初登銀幕,有大膽演出,年方十六的劉美君,戲中一眾反叛的慘綠少年,可對照本人之溫馴。

而《毀滅號地車》結尾一幕,正是在剛建成,還未入伙的深水埗黃金電腦商場拍攝的。劉德華駕駛小汽車,在商場內橫衝直撞,窮追處處針對他的警察劉國誠,最後車子撞碎櫥窗,落到街上……

這篇文章和這部電影的關係大概如此。

2 thoughts on “舊文重刊: 回憶是黃金色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