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 • 還

( 原刊 AV Magazine  14-01-2011)

人生音像城

借 • 還

朋友談起《借東西的小矮人 亞莉亞蒂》。第一個問題是:究竟是「借」,還是「偷」?

我說,借,是要還的;偷,你可能不知道,或者過了很久才知道,或者一世都不知道:因為那些是你不需要的東西。

朋友問:那些小矮人顯然不會歸還借了的東西。

我說:一張紙巾一顆方糖,對你很重要嗎?

借,是不想據為己有,希望有天會奉還,以任何形式。

有一首歌這樣唱:「和你借一元兩個仙,如今只償還你掛念。」

我很欣賞宮崎駿的世界觀,從微小處看世界,換了角度,一切變得不一樣。對亞莉亞蒂一家而言,日常生活就是一場冒險,攀山涉水去借生活所需,還要提防被人類發現,因為身軀大的動物,都愛隨意消滅細小的東西。

但小矮人們很享受家庭的幸福,知足常樂,可能因為微小,需要的不多。

看這部電影的時候,不停地想起一件童年往事。

那年,我還是小學生,和媽媽往何文田探望伯父後,我們追趕一輛回家的17路巴士,奔跑之際,我口袋裡的兩元零用錢掉了出來,眼看那硬幣正滾向溝渠邊,我嚷著要去拾,媽媽卻使勁地把我拉上車,我在巴士上大哭,經歷了人生最失意的時刻,最後媽媽拿我沒法子,只好給我兩元作補償。

我不趕時間,我只要回我的兩塊錢。對媽媽來說,當然是趕上車要緊,兩元是小數目!

原來,我一直記著這兩元。我借了兩元給溝渠,媽媽還給我一份愛作補償,她最近常打電話給我,總是關心我找到工作沒,我的聲線常給人一種很慵懶很疲倦的感覺,媽媽聽了後,叮囑幾句便掛上了。

我已經四十多歲,還要她憂心;她借我兩元,我卻送她大半生憂慮,說來慚愧。

告別朋友,我去赴中學同學的聚會,一群中年人興高采烈地吃火鍋,一塊塊肥牛肉往鍋裡灼,三杯下肚,大聲說著豪情壯語,有人說要去夜總會,有人說要過澳門豪賭,有人提議打通宵麻將……席間總會聽到熱烈的回應,「去咪去囉,怕你呀!」「唔去正契弟!」「唔打36圈你唔好返屋企!輸咗咪上訴呀!」然而飯局完了,轉了個街角,便各自回家,我早已習慣這情況,他要回家陪太太看電視,他要接上完補習班的女兒,他要回家餵奶……之前說的餘興節目,不是我們這個年紀要做的,那些年青時的荒唐,都是借回來的,現在要還,還給歲月。

我回家,把DVD播著,一齣節奏明快的特技動作片,不消15分鐘,我便倒在沙發上睡了,年青時用了很多該睡眠的時間來看電影,現在奉還。太太也許習慣了我這狀態,不會打擾,她會替我關上電源,寒冷時替我蓋上被子。

另一首歌這樣唱:「借了的青春未還。」

我們都是小矮人,借了世界很多東西,很快到了要歸還的時候;有些則是我借了出去的熱情,現在歲月償還給我一份幸福。

——

《借東西的小矮人 亞莉亞蒂》預告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