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Stuck

( 原刊 AV Magazine  21-01-2011)

人生音像城

迷失 .Stuck

看蘇菲亞.哥普拉 ( Sofia Coppola) 的《迷失某地》(Somewhere),有種淡然若水的感覺,這部獲得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的電影,未免有點過譽了。

對導演來說, 可能是一種新的嘗試。我明白她的意圖,想以很「日常」的手法,來表達男主角心靈迷失,縱使物質生活富足,精神生活卻是空白。

《迷失某地》和《再單身遊記》 ( Eat Pray Love ) ,對我這名有仇富心理的觀眾而言,有相同的毛病 – 即使閣下空虛到極,至少仍然是個有錢人!《再》的女主角是個不愁衣食的小富婆,可以很豪爽地,透過eat ,pray和love重新找尋自我。 《迷》的男主角是位荷里活明星,住在比華利山,駕著名貴的法拉利跑車,日常生活有經理人打點,只是離了婚,但經常有乖乖的女兒陪伴,不會對爸爸的風流成性,投以奇怪目光,這種生活也不賴吧。

不過,我也明白,「空虛」這種感覺,非關富貧;腰纏萬貫的人也會空虛:它是一種很難言喻的感覺,不是豐裕物質享受便可以抵消。《迷失某地》中的小女孩,有濃烈蘇菲亞.哥普拉自己的影子,自幼跟隨知名的大導演父親,被鎂光燈關注的生活,長大後,她踏著父親昔日走過的步伐,才發現風光背後的那份迷失感覺。

「空虛」與「迷失」,都是形而上的東西,其實是很難化成影像,放到電影裡頭,往往要透過故事情節帶出這種感覺,但將迷失具像化了,就不是當初感到的「迷失」– 尤其對那些自覺是聰明的人而言,「迷失」的感覺,與生活遭遇並非一種因果關係,它可以是不問情由,直指人心, 說來便來。

聰明的蘇菲亞.哥普拉,自然也不想用通俗的手法來抒發這種遺世獨立的感覺,於是她向難度挑戰,將尋常生活片段刻意地拉長,放到電影中,平常用三個鏡頭可交待的「劇情」,她用五分鐘長鏡頭來拍,於是觀眾看見男主角看了一場鋼管舞,她女兒整套溜冰動作……一切都是淡淡然掠過,其實用「迷失」一詞也不盡恰當( 只怪此地片商硬要吃導演《迷失東京 , Lost in Translation 》的老本,不過這老本片名翻譯得不精警:雖然在東京發生,但實際「迷失」於Translation的語境中 ),英文片名,是簡單的《Somewhere》:「某地」,是一種共相,在何地不重要,是寂寞來襲,把心靈障在某處。

所以,當導演決定用這種手法來拍,影片便註定不好看,清淡得像留院病人吃的東西,需要戒口,少糖少盬……最終連感情也戒掉,Somewhere變成 Nowhere,不來也不去,stuck在somewhere,卡住了,《迷失某地》慘變成 《迷失我哋》的觀影經驗。

然而導演利用電影治療自己的心靈,她早已出院。威尼斯電影節頒個金獅獎給她,是個諷刺,也害了她,這類電影最好無色無相,消失於somewhere,一個獎項又把它扯回凡塵俗世,大家又在討論什麼是空虛迷失,何苦呢?

—–

Somewhere   trailer


2 thoughts on “迷失 .Stuck

  1. 乜你唔係都迷失緊咩? 仲以為你同病相憐!
    另, 能遇上小學同學, 無論相熟與否, 都令人興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