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

( 原刊 AV Magazine 28-01-2011)

人生音像城

簡單

很多年前,因為要交功課,與幾位同學拿著Video拍「獨立電影」,到尖東海濱公園取景,剛剛架起三腳架,惡形惡相的管理員便來驅趕,說沒有事先申請,不許拍攝,旁邊的一家大小正在開心地拍照,原來有那麼一條荒謬的規矩:不用腳架是可以拍的,因為他們界定使用腳架拍攝,等於商業行為,需要事先申請。

若干年後,我為一位在外國讀電影系的朋友的畢業作品掌鏡,他是香港人,打算回來拍,我便幫忙做前期的聯絡工作,那時香港已經有電影發展局,但只會幫助各大電影公司,對於學生作品,有點愛理不理。我們有幾個鏡頭想在馬場拍攝,依手續申請,馬會的公關人員,以友善的言詞來包裝囂張的態度,要求各式各樣的文件証明,我們都一一辦妥,最後公關電話中告訴我:「我們不會entertain你們。」他們做事很formal,然後將拒絕申請的文件寄給每一位參與其中的人。

明白拍電影背後的繁複程序,我們希望盡量簡單,最好在一兩個室內場景拍完,但發覺要寫一個「簡單」的劇本很困難,可能從那時開始,便多留意場景簡單的電影。

很喜歡祖舒馬查( Joel Schumacher )的《狙擊電話亭》( Phone Booth ),主要劇情發生在一個電話亭內,Colin Farrell 受到神秘狙擊手的威嚇,不能離開半步,場景雖然狹少,但鏡頭運用得很靈巧,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角度,可以當作攝影教材,不過看過幕後花絮便知,這部電影場景小,但製作場面不少,要封了一條街來拍攝,而那電話亭是特製的,可以拆散組裝,方便擺設攝影機。

也看過一部很奇特的電影《Nothing》,導演是拍過《心慌方》(Cube)及《接種》的Vincenzo Natali,大部份時間都是沒有場景的:兩位主角身處一個除了自己的房子,便甚麼都沒有的世界,簡單來說只有兩個被key走了背景的演員。

原本以為那是場景最少的電影,但最近看了《Buried》,恐怕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場景,整部電影的故事發生在一副棺材裡,男主角Ryan Reynolds就躺在僅可挪動身子的木箱中,演完95分鐘的戲,只有一部手機,一隻打火機及一支筆等簡單道具,連回憶場面都沒有,他飾演貨車司機,替一間美國公司在伊拉克運貨時,遭到恐怖份子襲擊,醒來便身處棺材中,電話是歹徒刻意留下,用來勒索的,整部電影便靠不斷的電話對話來帶動,及營造緊張氣氛。

—–

Buried trailer

Nothing trail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