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刊:撞死馬‧淡出鳥

原刊《文化地圖》( CultaMap) 七城影頁 12-02-2010

( ** 心情不佳,突然想看伊力盧馬,這位睿智的老人家,走了原來已經一年多。也將這篇文章送給在家鄉的 xy,你說過喜歡這一篇。還有,與我同一天生日的孫燕姿也宣佈結婚,看到她的綠光了,祝她幸福快樂。 )


撞死馬‧淡出鳥

《十月圍城》時,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有人傳短訊給我。把手帕掩蓋手機,以免它在漆黑中發出萬丈光芒(現在已經很少像我這麼有禮貌的觀眾了)。

短訊:伊力盧馬逝世,享年八十九,又少一位大師。

是一位知道我愛看法國導演伊力盧馬 ( Eric Rohmer) 的朋友通知我的。那時候,銀幕上負傷的甄子丹勇猛地把迎面進襲的人騎著的馬硬生生撞死。

名符其實的「撞死馬」。

《十月圍城》的導演不遺餘力地營造悲涼氣氛,一位又一位無名小人物,為保護孫中山先生而犧牲了,每位烈士倒下時,字幕會列出他的生卒日期:李宇春的戲班少女、巴特爾的臭豆腐小販、周韵的富家子及謝霆鋒的人力車夫,都是為締造理想中國而灑熱血的八十後青年--對,因為這部戲實在不能令我投入情緒,我很理性地坐在觀眾席,甚至想笑。

到了身懷絕世武功,但為愛情自暴自棄的黎明說出:最危險的地方交給我時,我終於忍不住笑了。

《十月圍城》煽情煽出反效果,全因主橋段太反智,主軸站不住腳,只會落得全面崩潰,細節再好也是徒然。令我最不爽的是,攪地下革命的孫中山先生來港開會,為什麼要那麼高調。最離譜的是由自己人梁家輝辦的報紙,以頭版篇幅報道,真是驚死人唔知。清廷再蠢,情報機關再不濟,也會看報紙吧!

還有,孫先生那一個小時的會議,真的那麼重要嗎?好像整場革命的關鍵,就在那個從畫面上來說,先生還滔滔不絕說革命理念。

整個保護過程也十分兒戲,勞師動眾,卻憑幾包大米作擋箭牌。到最後真的孫先生離開時,卻只有兩三人護送。《十》這大投資大製作的港產片,本來令人十分期待,但卻弄出一個如此粗疏的劇本。

回家後,我拿出伊力盧馬的《綠光》(難得有情郎,Le Rayon Vert / Green Ray / Summer來翻煲。這位看透世情的法國老人家,就是我的綠光。借用孫燕姿的《綠光》歌詞:「不同於任何意義 / 你就是綠光 / 如此的唯一」。那部電影中的寂寞女子獨自旅行,時常悲從中來,一個人痛哭。最後決定回程時,遇上心儀的男子。他們等待日落時最後一道綠光,男子問她:「會帶來好運嗎?」她說:「綠光能讓我清楚一些事情。」鏡頭對著日落,盧馬沒有用特技抹上一道綠光,觀眾也不知綠光有沒有出現。

原來只要相信便看見。

伊力盧馬明白孤獨的滋味,也知道孤獨的力量。他的電影看似簡陋,喋喋不休,真箇淡出鳥來,但卻讓我弄清楚心中一些事情,感動不必靠大場面堆砌。多謝導演,一路走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