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續

原刊《文化地圖》CultaMap  05/2011

七城影頁

待續

我很喜歡《奪命狂呼》(Scream),即使第二及第三集有點「呃錢」成份,但它懂得自嘲,諷刺恐怖片的公式,和盲目地開拍續集的搵快錢心態。

如果一個系列電影,隔了很多年又崔護重來,想必是經過深思熟慮,有新的點子吸引觀眾,《奪命狂呼 4》(Scream 4) 與上一集相距了11年,與1996年的第一集相距15年,不是短時間,期間衍生了戲謔奪命狂呼和其他驚慄電影的《Scary Movie》 攪笑系列( 也拍了4集),算是熱熱鬧鬧,有錢大家搵。

《奪命狂呼》系列導演Wes Craven 曾被喻為鬼才,擅長於低成本下弄出新意思,近年際遇不佳,前作《My Soul to Take》更創下美國開畫票房最低的3D電影記錄。

這次他聯同原系列編劇 Kevin Williamson 打造第4集,Neve Campbell、 Courteney Cox 及David Arquette原班人馬回歸,加上這15年社會變化太大,網絡世代應該對題材有所衝擊,難免令人期待。

結果,我失望而回。《奪命狂呼 4》最有趣的仍然只是自嘲,嘲笑爛透的公式驚慄電影,不斷地拍續集。縱使編劇想把網絡元素加進去,及所謂reboot新世代殺人電影模式 ( 事實上,以網絡直播,hit rate決定殺人方式等題材,已經出現過,如《Untraceable》),他好像一位融入不了網絡世界的老人家,對新題材力不從心,寫不出好東西來,他對網絡世界的反思,只停留在創造了一位無時無刻將生活作網上直播的少年,結尾拖拖拉拉的殺戮,更是笨拙及突兀。

從《奪命狂呼》系列,想到了其他有3集或以上的電影系列,都是隔了一段長時間,才再續前緣。在這待續的時間,導演、編劇、演員、題材及角色都會長大,心境會變。

《Die Hard》系列的第4集《Die Hard 4.0 : Live Free or Die Hard》,與第3集相距了12年,與首集相距19年),加入了網絡世界題材,Bruce Willis飾演的警察John McClane面對的不是普通的恐怖份子,而是透過控制網絡,癱瘓整個美國社會運作,John McClane 的長俸金也在一秒間變成零。打不死的他不能單靠武力,在這集也要夥拍Justin Long飾演的黑客Matthew Farrell 才可突圍而出,解救危機。

最經典的《洛奇》系列 (Rocky),也是隨年長大。從1976年的第一集,史泰龍寂寂無名的拳手Rocky,成為拳王,一直打到暮年。 沉寂了17年,2006年第6集《Rocky Balboa》回歸平淡,洛奇懷緬亡妻,與兒子關係疏離。當夜深人靜時,卻發覺胸中的火仍未熄滅,於是洛奇重新鍛練,再上擂台。

人生就是最大的擂台。第六集的洛奇,宛如把世情都看透,沒有盲目的英雄主義,擂台上勝負已無關宏旨,最重要是能面對自己。洛奇說:“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正如香港電影《打擂台》中泰迪羅賓說:「要打,到處都是擂台。」

我們從電影中喜見洛奇的成長,除此之外,卡通人物也會成長。《Toy Story 3》與第一集相隔了15年,玩具在這15年間和觀眾一同長大,一同經歷成長的甘苦,然後領悟人生,這也是Pixar動畫片打動觀眾之處。片中玩具們找到了愛護它們的新主人,繼續執行供人玩樂,逗人開心的天職,然而對舊愛仍然銘記在心。

所以,在11年後,Wes Craven交出了《Scream 4》這樣的功課,令人失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