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等

( 原刊 AV Magazine 20-05-2011 )

人生音像城

一直在等

 

我自幼便是個不主動爭取機會的人,愛作不設實際的幻想,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例如把漫畫的情節自由發揮,繼續創作。

我也愛站在露台,觀看外面的世界,留意牛頭角道上的眾生相:那些趕路的人,和那些悠閒的人,各自所為何事。

可能,我自幼已經習慣了活在自己的空間來來靜觀世界,一個沉默寡言的孩子,絕對不會是大人喜歡的類型。

奇怪的是,我從不希罕別人的溺愛,而且在很早以前(大約是諗小學時候),我已經知道自己有一優點:便是非常善於守候。

這種性格通常來自自卑的基因,不敢主動爭取,惟有等待機會來到跟前——雖然明知渺茫,但仍然情願慢慢等待。

小學六年級( 197X年的光景!)是我至今都認為很荒唐的一年,根本不應該出現在我純純的回憶中,那年,學能測驗結束,等待升中派位最後的一個月課堂,老師已經不教書,上課時總愛和成績好的同學閒聊,而成績差,頑皮的學生則如「無掩雞籠」自出自入,任意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介乎兩堆人之間,成績不好也不壞,因為生性沉默(加上是男生),未獲老師特別照顧。在小學的最後兩年中,我一直暗戀成績很好的女同學C,她和我住在同一屋邨同一層數,是出了名的乖乖女,我時常幻想一天她會對我說:很想和我在一起。我願意一直等這一天的來臨,無論要等多久。

在喧鬧的課室中,我保持冷靜,默默靜待學期結束。而那些頑皮的同學在做什麼呢? 他們和一位性格「開放」的女同學K玩得很開心,K比較早熟,胸部已經發育,有著少女的性徵,那些男生就在輪流捏她的胸 ! 而她一點也不抗拒,還很開心地笑。有一次她和男生們追逐間,躺了在我的書桌上,她那嫩嫩的乳房就在我觸手可及的處,當時閃過一念頭:很想摸一摸,但瞬間連忙縮手,因為我還在等美麗的C同學和我說話,色慾會玷污我和C之間純潔的愛情。

最近看了《Waiting for Forever》,一見男主角Will Donner(Tom Sturridge飾演) 的模樣及行為,立刻想起當年的我。電影中,Will 有一青梅竹馬的女朋友Emma Twist (Rachel Bilson飾演),但升上中學後因分隔兩地,漸漸沒有往來,但性格自閉的Will ,多年來一直留意著Emma 的行蹤,他當流浪藝人,為著要留在Emma附近,她搬到另一個省生活,他便追隨,但從來不動聲色,沒和她聯繫,就是那樣,默默守候在她的附近。

如是者一直過了許多個年頭,Emma 回鄉探望病重的爸爸,Will 也回到了他倆初相識的那片土地,想鼓起勇氣向她表白。一個「不經意」的偶遇,他們重逢了–  然而在Will 眼中,Emma 是他最熟悉的人,但在Emma而言,Will只是一位多年沒見,印象模糊的兒時朋友,重逢亦只是一樁尋常事,並非如Will 想像般迥腸蕩氣,一切只是他想得太完美。

這是一個深情,但單向的故事。想起一首歌,這樣唱著 : 「最痛的距離,是你不在身邊,卻在我的心裡。」

—–

《Waiting for Forever》

導演:James Keach

主演:Rachel Bilson , Tom Sturridge

—–

Trail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