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鳥

( 原刊 AV Magazine 27-05-2011 )

人生音像城

肥鳥

電影人總是對肥胖的人有偏見,或預設的立場,電影中肥人的角色,要不活潑可愛,要不便是遲鈍猥瑣饞嘴;很少看見英明聰穎的肥仔。

我曾經是一個很瘦的人,年幼時媽叫我 「Monkey」 ( 不知她從哪裡學的英文 ),偶爾當我揀飲擇食,只顧喝汽水時,她會加重語氣叫我「Monkey乾」,即是曬乾了的猴子。我記不清楚從何時開始發胖,大概是投身社會後,習慣吃宵夜,加上荒廢做運動,25歲後在所有人眼中,我是個肥人,當陌生人都稱呼我做「肥佬」時,我的命運再不能逆轉過來。

很多人看李玉導演的《觀音山》時,注意力都集中在奪得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的范冰冰,或者是特別演出性格孤僻的女房東的張艾嘉,但我卻是特別留意戲中的肥人角色「肥皂」( 演員也索性以「肥龍」作藝名。)

「肥皂」正是電影中常見的典型肥人角色 – 不是一般的肥,而是臃腫難分的肥,加上一對如豆般的細眼,廣東話叫佢做「肥頭dup耳」。

「肥皂」與范冰冰飾演的南風,及陳柏霖飾演的丁波是很要好的朋友,三人一起租房子生活,一同面對浪蕩的青春。

肥皂頭腦簡單,有一顆善良的心,卻經常受人欺凌。南風為他出頭,去找搶他錢的人晦氣,非常狠地自我爆樽,爆得一頭都是血,那一幕,作為一個肥人,我很感動,現實中鮮有一位美麗女子會為笨手笨腳的肥仔出頭,現實中的肥仔總是被人忽略遺棄。

很喜歡導演處理三人的關係,真摯的友情面對無常的人生,大家都在混生活,他們遇上因為在地震中失去兒子,對生命感到沒出路的房東常越琴( 張艾嘉飾),從討厭到互相了解,與南風的關係更慢慢像母親與女兒,南風想家,回鄉探親,與兒時好友見面,在唱著《不再讓你孤單》的同時,感到存在的苦悶,落拓的心靈,不是靠逃離傷心地便能夠平服,南風的朋友感嘆道:

「其實都不容易,這麼大的城市,我們算什麼啊!

《觀音山》是對青春的浩歎。對肥皂來說,米高積遜(邁克爾‧杰克遜)的死,就是標誌青春玩完,也無奈地要結帳,肥皂哭著說:「杰克遜都死了,還他媽的買什麼單啊 !

最後,常越琴於山中消失了,彷彿找到她的心靈出口,她認為「人生不應該永遠孤獨的」。之前,她問山中觀音廟的住持:「我的未來是什麼呢?」住持答道:「無生無死,就是最好的未來。」

看罷電影之後的數天,一直在想著肥皂這角色,還想到了我的一個綽號,很少人知道,替我改這個綽號的朋友,像南風一樣,坐上青春的列車,奔向遠大的前途了,而我只是道上的一度肥風景,掠過不留痕。

在我們還熟稔的時候,我困悶於工作,在公司的周年慶祝晚宴上,發了則短訊給朋友:「每天準時回到公司,我像失去自由的小鳥。」得到回覆:「你錯了,你不是小鳥,你是肥鳥😀

之後,我便是肥鳥,有時更被誇張寫成「月巴鳥」。肥鳥這名字,曾付託著一些鼓舞,也最終讓我看清,我是飛不起的。隨著這次寫作,肥鳥這名字將成為歷史,以後不再提起。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