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

( AV Magazine 10-09-2011 )

人生音像城

開學

九月,開學的日子。對新學年總會有期盼,尤其是步入另一階段,例如升讀大學,或從小學雞變成中學生,大家都期望新環境帶來新的體驗。

我錯過了該諗大學的年紀,高中畢業後已經投身社會,工作了數年,發覺辦公室是處消磨心智,蠶食熱誠的地方,23歲的時候決定報讀紅磗大學的攝影系。

那時候白天上課,晚上工作,我對大學生活有無限憧憬,心想我會遇到怎麼樣的良師,因而改變我一生?記得開學的前夕,我剛完成夜班工作,回家已是凌晨三時,雖然我是見慣世面的成年人,但仍緊張得不能入睡,心想:再過六小時,我便正式成為大學生,是否應該配一副斯文的金絲眼鏡,將毛衣披在身上,兩隻衣袖交叉胸前,拿著幾本厚厚的參考書,靜靜地在樹下乘涼?

開課的第一天,為免遲到,我乘的士回校(奠定了以後睡過頭,每天「飛的」回校的基礎),車子堵塞在漆咸道,好不容易才走進校園,看著人潮從火車站行人天橋,及尖東方向湧入,驚嘆香港大學生真的很多!

班主任是位高高瘦瘦,走路時飄著,腳跟不貼地的高人——因為他說話總是很玄很虛,想不到往後幾年我和同學們都像在佛門一樣的環境下學習,修讀攝影像參禪,老師應該披件架裟上課才對。

當年我立志,他日若有機會執教攝影,我會將老師那種雲遊太虛的風格發揚光大,到時我會穿僧袍上課!後來我真的當了攝影老師,始終沒膽量穿架娑。更想不到近年有位攝影師做了我想做的事,他去得更盡:他真的出家做了和尚,但仍然努力維持外頭揾錢的攝影事業,他最近更高調提倡「攝影禪」,辦講座、展覽及開班授徒,透過拍攝性感漂亮的美女模特兒,參悟色即是空,然後在這物質輪迴的塵世,學懂「放下」凡心而不放下手中攝影器材,才達至天地人合一的境界。

話題扯遠了,說回的的學校。我遇到很多很「勁」的老師,有一位外籍教授,想必是出色的催眠師,他說話時碎碎念,已分不清說的是什麼語言,像喃嚤般,加上他雙目凹陷,任何人定神看他五分鐘,必然進入夢鄉。

還有很多奇人異士,恕我不能盡錄,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經常身穿白袍的technican,他們很快吃完午飯,然後在飯堂靠近游泳池的長枱睡覺,睡姿是頭部仰天,擱在椅背上,午飯時間完結時自會緩緩地醒來,慢慢走回辦公室,遠看像一群喪屍,遺憾他們不屬於我就讀的學系,不然我定能領會箇中奧秘。

這次我又犯了「人生音像城」的常見毛病,便是所寫的和電影無關。其實這篇文章的最初構思是寫《 The Walking Dead 》電視劇,我在開課前一口氣看完那第一季的六集,然後拖著疲憊的身體上學(對,今年我又在校園裡混),然而一點興奮情緒也沒有。想起當年紅磗大學首天課堂後,我立即飛奔往圖書館,查閱收藏的電影目錄,打算未來幾年都在此流連,狂煲以往沒機會看的經典電影……結果,直至畢業,我從沒在圖書館借閱過一張影碟。

4 thoughts on “開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