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頭望明月

( 原刊 Metropop 15-09-2011)

舉頭望明月

 

 

中秋節期間上畫的《全球熱戀》,當中三段愛情故事中,有一段頗為應節,講述劉若英與郭富城兩位太空人,在月球的太空站工作。茫茫宇宙中就只有這對前度戀人朝夕相對,然而有些心事卻放在心裡未敢表白,惟有趁對方睡著時,才敢吐露心聲。兩人在無重狀態中生活,關於愛情的說話卻依然沉重,感情不能透過空氣傳播,但劉若英的一滴眼淚,卻可以緩緩地飄到郭富城的眼角,待他醒來時以為是自己的淚水。

 

姑勿論影片的整體成績如何,月球之戀這一段是令我敬佩的,我欣賞他的「斗膽」,港產片的製作條件雖說越來越具規模,但和荷里活的水平仍是有段距離的,尤其是拍攝科幻片的場景,美國的電影公司可以不惜功本,因為科幻特技類型是賣錢的主流。

 

《全球熱戀》的太空船艙的場景,及太空船外及最後兩人在月球漫步,雖然不是很宏偉,但美術工夫很認真,起碼不會給人很「粗糙」及「山寨」的感覺(不過看過中國太空人楊利偉登月的裝備及日常用品展覽,其實也不如想像中high tech),配樂也不必多想,照樣像寇比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用上史特勞斯的古典樂曲。

 

從《全球熱戀》中,那段月球上的戀情,想到人與人之間,即使面對面也不能打開心窗說亮話,遠離了地球,人類只有更孤寂,寇比力克的太空漫遊,是將希臘傳說中的流浪者奧德賽故事搬到星空上。

 

中國民間傳說中,月亮代表了相愛卻不能相見的寂寞,例如牛郎織女的故事;而嫦娥小姐,更是為了追求永生而換來「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永恆寂寞。

 

英國導演Duncan Jones的《月劫餘生》(Moon),是我看過最寂寞的電影,場景正是月球。電影基本上只有Sam Rockwell一位演員,飾演太空人Sam,受僱於無人的月球太空站工作,只有一部智能電腦陪伴,他一心盼望完成三年合約,便可回到地球跟家人團聚,但一次工作遇上意外暈倒,醒來時發電太空站內有不個長得各他一模一樣的人,對方斷定Sam是複製人。

 

Sam 1 和Sam 2 爭抝不休,不過更令人驚訝的真相是:他們都是公司的工具,每隔三年便任務完成遭棄掉,再啟動另外一個Sam 3 ,他們期待回家的意識,都是電腦植入的程式。Sam比整個星球更寂寞,因為一個人的寂寞其實沒乂不了——當你發覺「自己」可能不是人的時候!

 

中國人眼中的月亮,或多或少投入了浪漫情懷,外國科幻電影中的月球,迷失的感覺更強烈,這份星空中的孤獨,與死亡緊扣。

 

奇連伊士活自導自演的《征空救星》(Space Cowboys),四名原先在六十年代,美蘇太空軍事競賽期間,被挑選率先登陸月球的太空人,卻因為政治原因計劃擱置,未能完夢,但在廿一世紀機會卻再來,老人家們登月,阻截失靈偏離軌道的陳年蘇聯設計人造衛星,防止它撞落地球引致滅頂災禍,人類的命運掌握在四位擁有舊時代技術我老太空人手上,最後無奈地將湯美李鐘斯留在月球,將衞星炸毀,而他永遠也回不了家,那一幕令我印象深刻:在優美的 Fly Me to the Moon 歌聲中,他壯烈犧牲,完成任務。這部電影改變了我對那首歌的感覺,從浪漫溫馨變成慷慨就義的激昂。

 

提到了電影將歌曲意義轉化,我又想到了另一首: Aerosmith 的 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本來歌曲帶點搖滾,但由於曾用作另一部科幻片,Michael Bay 的《絕世天劫》(Armageddon)的主題曲,比《征空救星》還要早,故事也大同小異,鑽探專家布斯偉利斯奉命到太空把一塊正撞向地球的巨大磒石鑽破,最後也是要把布斯留在磒石上執行死亡任務,臨別時他對女兒的囑咐,賺了我幾滴眼淚,自此,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 被我歸類為科幻歌曲,人在浩瀚宇宙下很渺小,微不足道,希望大家都不會錯過生命中觸動過你心靈我每一件小事情。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