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向思維

( 原刊 AV Magazine 23-09-2011)

人生音像城

 

「疫」向思維

 

我帶著期盼去看《世紀戰疫》(Contagion ) ,當中有點壞心腸:心想「香港」終於成為國際級城市,完全因為2003年的沙士而舉世聞名。史提芬蘇德堡(Steven Soderbergh) 這部令人聯想起沙士,描述一場禍延全球的傳染病,帶來的恐慌,演員陣容十分強勁,且看香港如何成為影響世界的病毒之都。在我心中作為參照的電影,離不開《極度驚慌》(Outbreak)和邱禮濤極為瘋狂出位的《伊波拉病毒》。

 

然而我的期盼落空了,《世紀戰疫》並不是想像中的類型片。

 

或者先說說什麼是常見的「病毒類型災難片」,通常病毒是高傳染性,殺人無數,發病者死狀可佈,無藥可醫,繼而引起人心恐慌而令社會秩序大亂;而抗疫英雄,打救全世界的通常是一組勇敢的醫護人員,他們通常是百毒不侵——或者在最後關頭才染病犧牲,他們千辛萬苦找出病毒源頭,在實驗室培養中抗毒疫苗。

 

蘇德堡沒有想過滿足我的慣性閱讀方法,他刻意涉足另一個較複雜的層次。首先,他不滿足我入場看大明星演技比拼的期望,片中多位大明星都是「行行企企」,沒有太多發揮演技的機會, Gwyneth Paltrow出場不久便死掉,腦袋都被破開來研究病因。Marion Cotillard飾演的世界衛生組織醫生,到香港調查病源,被脅持後便無影無蹤。Kate Winslet飾演美國疾控中心的醫生,調查期間染病後也像失去蹤影。戲份最重的是中心的行政人員Laurence Fishburne及另外一位以身犯險試驗新藥物的醫生Jennifer Ehle。

 

影片雖然存在驚慄片的套路,但不是重點所在。導演著眼是政治層面,包括關於各國政府間的陰謀論,及藥物政治,例如控制科研成果,配合藥廠的生產策略,便能藉抗疫藥物發大財,更可重新規劃國際間的政治版圖,重新分配勢力(影響力)。病毒已非單單破壞人類健康,而疫苗也不單是殺退病菌。

 

Jude Law的角色比較有趣,他號稱是「自由記者」,發表的地方是他的博客,有千多萬網友觀看,影響力不下於大眾媒體,他監察社會,揭露陰謀,然而像Jude Law這樣所謂的「公共知識份子」,背後也有私心,和商人勾結謀取利益。

導演沒有強調病毒引起的社會動亂,傳染的是因人類私心而擴張的陰霾。即使表面上按本子辦事的Lawrence Fishburne也因情急將本該保密(或稱為「掩蓋」)的疫症情報告知愛人,再經過多層傳遞,甚至以訛傳訛,原來謠言也可能有一丁點事實基礎,我想起當年有人煲醋抗沙士及搶購食鹽來預防幅射,其實是反映了某些人一早已經知道疫情/災情嚴重,但他們的首要任務是「隱瞞」,先從控制人心蔓延恐慌開始。電影最後來過「溫柔的指控」,事出必有因,來自人類發展,破壞自然生態開始。

 

《世紀戰疫》是肯定是蘇德堡不甘心隨俗之作,而他的包裝方法,絕對是以類型片的宣傳方法來吸引大家入場的,所以觀眾覺得悶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美國總統也升空打外星人的荷里活電影中。我想起Fernando Meirelles導演(曾經拍過《City of God》)的《The Constant Gardener》,描述政府與藥廠勾結,刻意放慢救援進度,利用非洲的疫情,以不知情的病人,來測試高風險的藥物,令他們飽受不必要的痛苦。可以作為看《世》時的參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