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那些年

( 原刊 AV Magazine 28-10-2011 )

人生音像城

星空下,那些年

這個城市太光,不容易看見星空。或者,星星嫌棄我們的城市太光亮,都不肯在此結聚。

林書宇導演的《星空》在本地上映時,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盛況空前,繼續刷新票房紀錄。兩齣關於成長的電影,《星空》一定不及《那些年》受歡迎。因為我們潛意識都喜歡做壞人……至少,想做個不循規蹈矩的人。

《那些年》的柯騰是活躍的壞孩子,反叛性格中又帶有年輕人的率真,電影憶念成長的輕狂歲月,那個汗水混和精液的夏天,引起觀眾的共鳴。

相比《星空》清純得如沒有雜質的蒸餾水,將《那些年》的青春再推前幾年:13歲少女小美( 徐嬌飾)的成長心曲,她邂逅同樣天真無邪的牧童笛少年小傑,愛情滋生在看星,摺紙佈置壁報板的日子,小美面對父母的離婚,她和小傑逃離城市的喧鬧,往深山中追憶與爺爺曾經渡過的閒逸生活。幾米的作品素來不容易改編,真人的演繹始終沒法和繪本的想像世界比擬,當然硬要將兩種不同的媒介相比是不公平的,但我想說,電影《星空》太純情,而「純情」是現今人們愈來愈不珍惜,是年輕人想擺脫的東西,我們會記得柯騰,記得他的壞和狂野,卻輕易忘記小美。

我記憶中第一片印象深刻的星空,也是帶點不覊的。初中的時候,我剛告別自己是品學兼優小學生的命運,認識了一群活躍好動的同學,一起踢球游泳,非常忙碌。馬灣的東灣是我們常去划獨木舟的地方,當然那時候並沒有背後龐然巨物的珀麗灣住宅,晚上划到疲倦時,便躺在淺灘上的石頭休息,第一次遇見了繁星密佈的夜晚,身心舒暢,覺得要做點事情來紀念這一夜,於是脫下了褲子,幻想著一些美好的事情,然後把一些體液留在那地方,所以別說《那些年》的打手槍場面誇張,精力充沛的年青人偶爾會做些摸不著頭腦的事情。

又過了許多年,在中國某個省內坐著小客車,徹夜在公路馳騁,趕赴採訪現場,途中停下來在路邊小解時,當地的司機感慨地說,很久沒有見過如此密佈的星夜,天空距離很近,彷彿可以觸摸到北斗星宿,我還肆意地躺在車頂上欣賞,引擎的溫熱,暖透了一個寒夜。然而,我忘掉了一起觀星的是誰。

最近,從朋友的馬灣居所窗戶外望,從黃昏看到晚上,那片海仍然如舊,如果在那塊石頭上脫褲子,會有許多住客望著。

時間很容易令人淡忘,很多純情的日子從記憶的隙縫中滑過,我渴望長大,我是一張盼望被世界污染的白紙,情願做缺了一塊的星空拼圖,不要完美的完成,永遠惦念缺失的一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