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光你的八達通

( 原刊 AV Magazine 04-11-2011)

人生音像城

「嘟」光你的八達通

不打算寫一篇關於《潛逃時空》( In Time) 的評論,因為我沒有時間好好梳理思緒,因為我要用最快的時間寫完這篇專欄文章,最好不花超過20分鐘,因為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在天亮前完成,現在是凌晨3:27 。

《潛逃時空》的構思很有趣,關於「時間」的概念,可以千變萬化,本來人的存在,便是和時間有關,我們一出生,生命便在倒數,時間便是生命,關鍵是我們不知道尚餘多少,但如果像電影中,每個人都知道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而時間可以累積及交換的時候,時間的意義便會更加複雜,在《潛》中,它是財富及政治,也是一種霸權,劃分「貧富」之標準。囤積多時間的人聚居一起,沒有時間的人被勒令住在某些區域,不得踰越。

《潛逃時空》的構思很正,發人深省情節發展卻很爛,變成一部追追逐逐的「著草」電影,最爛是Justin Timberlake正想和性感大眼妹Amanda Seyfried 在床上攪嘢之際,察覺有追兵掩至,他竟冷靜地叫Amanda 「妳都喺著番件衫先」,完全漠視觀眾的需要。這齣戲只有109分鐘,我不能再等你們解決一切危機才上床。

故事說,人類因為基因改變,到了25歲後便只有倒數一年的時間(壽命),富裕家庭的人不用擔心,父母會像八達通般為子女儲備時間,任他們「嘟」,富人的責任只是好好看守時間,慢慢活下去,別到窮人的時區,因為會因太招搖而被搶時間,而你手臂那八達通是沒有密碼的,隨時被人嘟光。

導演Andrew Niccol 擅長處理關於虛擬世界的科幻題材( 像前作《S1m0ne》),充份發揮了對「時間」的想像,反思生命意義,本片具思考空間,可惜導演未有深化主題,花了很長的篇幅描述時間警察追捕主角的過程中,落入了一般荷里活警匪片的俗套。

電影中坐擁大量時間的富翁,等於長生不老,片首的神秘人卻是厭倦了無止息的生命,渴望死亡解脫,他刻意闖入其他時間區,引起窮人們搶奪,而意外獲得了大量時間的 Justin Timberlake,反而激發起俠義心腸,尾聲時他和 Amanda Seyfried 最後成了專門搶劫時間銀行,劫富濟貧的雌雄大盜( Bonnie and Clyde),在現時「佔領華爾街」運動,市民抗議金融霸權的氛圍下,饒有趣味。

《潛逃時空》中,有人嫌命長,妻兒子女一個模樣對足一個世紀,絕對有合理尋死的理由,長生不老是悲劇,搵朝唔得晏也是悲劇,最好還是不知道剩下多少時間,享受生命給我們的歡樂及折磨,享受那些年,惦記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或是像莫那‧魯道忍辱負重20年之試煉,率領賽克族人大出草,以日本人鮮血祭祖靈,那樣的時間才有意義。

譚詠麟是很早基因變異的人,所以他年年25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