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 永恆獵場

( 綜合AV Magazine 18-11-2011 及 MetroPop  03-11-2011 )

AVM Review

《賽德克‧巴萊》:

永恆獵場

一口氣看完兩集《賽德克‧巴萊》(《太陽旗》及《彩虹橋》) ,感覺很奇特,心情很沉重,但卻如釋重負,我相信導演魏德聖也是如此。在近年電影界不斷挖掘歷史題材,固然是合拍片面對中國大陸市場時採取的穩陣方法,避免題材過不了審查,拍歷史題材也是「燒銀紙」的方法,題材夠大方能拍得大,將資金都抓進來,近年的中國電影,不怕不夠錢,只怕不夠大。

在這種氛圍下,更見魏德聖關注本土題材,為自己,為台灣尋根的勇氣。合共四個多小時的《賽德克‧巴萊》,如此長的篇幅的一部史詩式電影,除了盡量忠實地呈現「霧社事件」– 台灣原住民抗日的一段歷史外,導演魏德聖更作了深層的反思,反思「文明」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他的勇氣可嘉,敢於去觸碰上一個世紀台灣歷史的傷口。

當然,《賽德克‧巴萊》仍然充滿瑕疵,它的特技與荷里活相比,那些戰機起飛,炸吊橋的場面實在「簡陋」,而魏德聖的技法也不成熟,《彩虹橋》部分敘事不清楚,族人衝過吊橋後是死是生,很多觀眾都弄不清;少年巴萬勇闖敵陣,咬著彈匣,拿著機關槍瘋狂掃射,族人扔炸彈時該爆不爆的戲劇性場面,也很「荷里活」,非常碍眼。片末的亡靈跨過彩虹橋,特效更像「八仙過海」般老套。

然而,沒有一部電影會是完美的,魏德聖亦有他的價值取捨,電影最大爭議是直接而不修飾的暴力場面,賽德克族人的「出草」行為,連老弱婦孺都不放過,一律被斬殺,電影不是要探討對與錯,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了解賽德克族人的心態,在回顧這一段歷史時,請先放下我們現代文明人的角度。

魏德聖寫了一段「給香港觀眾的話」,我覺得很重要,他說「歷史是對的人做錯了事,錯的人做對了事。這是一部來自台灣的史詩電影,但卻不是用現代文明社會人的角度去建構的史詩,拍這部電影是在記述當時的歷史,一個發生在原住民部落的真實歷史事件,透過電影去了解當時台灣高山的賽德克族獵人如何在非得求死的時候,選擇何等價值地死去;在非得延續族群生命的時候,如何忍辱負重地苟活。請先卸下您的文明價值觀,隨著《賽德克巴萊》進入台灣深山。我們將介紹你一段以歌聲追逐著歌聲,以生命換取生命的獵人文化。」

《賽德克‧巴萊》展示了魏德聖無比的道德勇氣,他並非要為歷史功過作評論,而是要將賽德克這個被文明的野蠻毀滅的精神展現,所謂「文明」,是賽德克族並不需要的東西,他們著重的價值,是一種精神上的東西,他們看重死後的靈魂,能否找到跨越彩虹橋,尋找祖靈的道路。導演沒有將莫那‧魯道塑造成一個憑個人力量扭轉乾坤的英雄。莫那‧魯道年青時是個驍勇善戰的戰士,他的好勝魯莽性格,被逼臣服於外族 — 日本人的統治下,是何等的痛苦,忍辱負重的20多年,從一個莽撞少年,變成一個落寞中年,他同時是馬赫坡部落的精神領袖,表面上他要緩和部落與日本人生活上的衝突,另方面,卻是一個靜待狩獵時機的獵人。

莫那‧魯道是為尊嚴而戰,為著亡靈可以找到祖靈庇護的永恆獵場,這是電影動人之處。《賽德克‧巴萊》不屬於魏德聖的,是獻給台灣的人與土地。我建議香港觀眾都看一次這部電影,然後思索一下自己的歷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