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而戰

( 原刊 AV Magazine 30-12-2011 )

人生音像城

為何而戰

 

 

2011年的最後一篇文章,我以這部應該沒機會在香港公映的《Warrior》作結。

在美國,搏擊 / 拳擊 電影是個歷久不衰的題材,從《洛奇》( Rocky)、《狂牛》(Raging Bull)到特技電影世代的《鐵甲鋼拳》(Real Steel) ,搏擊電影都會找到它的新意 – 或是這樣說,它不太需要新意,搏擊電影先天便附帶著一種存在價值:它是勵志的,它關乎人的尊嚴(尤其是男人的),這份尊嚴無需由擂台上的勝和負來定奪,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 – 我為何而活。

近年,我十分喜歡《拚命戰羊》(The Wrestler)及《擊情手足》(The Fighter),前者描述一位過氣拳手的坎坷暮年,生活不如意,只有站在擂台上才感到生命的光輝;後者藉拳擊講述手足情誼,沉迷毒海的哥藉著訓練弟弟而重拾尊嚴。

《Warrior》也是關於一對拳壇兄弟的故事,正確來說,這是一部「混合格鬥」(Mix Martial Arts/ MMA)電影,MMA是集合了搏擊、柔道、摔跤及相撲技巧的運動,特點是對賽時,體型較佳,出拳較重的一方並非一定佔有優勢,透過摔及鎖等技巧,往往能以柔制剛,以弱勝強。

片中的一對兄弟,外型已經截然不同,大哥 Tommy( Tom Hardy飾)粗獷,弟弟Brendan(Joel Edgerton飾)身裁較瘦削,兩兄弟感情淡薄,因為有位不負責任,終日酗酒的教練父親 Paddy (Nick Nolte飾)。電影呈兩線發展,兩兄弟為了不同的原因,重新投入MMA訓練,最後在一項大賽決賽上相遇。

《Warrior》是一部頗為奇特的電影,其實它不是很勵志,看後不會令人血脈沸騰,相反地,它充滿了很多人生的遺憾及鬱結,Tommy因為當兵時曾冒險勇教同袍而被視為戰爭英雄,但亦因為救不了好友而歉疚,最終成了逃兵,《Warrior》故事的開始,便是Tommy突然出現,重新訓練,並要求父親擔任他的教練,但卻沒有原諒父親之意思,他的目的是贏取比賽的豐厚獎金,交予陣亡好友的遺孀,Tommy是帶著深深的哀痛而來,他亦深知逃兵的身份被揭露後需面臨被拘控,但他為了對亡友的承諾而義無反顧,Tom Hardy鍛鍊了一身肌肉來演,非常出色,他完全演活了Tommy那滿腔鬱悶的壓抑情緒。

弟弟Brendan又是另一種鬱悶。他放下了MMA,成為了中學物理科教師,教師收入微薄,他債台高築,偶爾技癢打不合法的拳賽賺錢,被學校揭發而遭停職,他把心一橫,全面恢復訓練,參加正式比賽,憑著出色的作戰策略,屢次爆冷擊敗強敵,決賽終於和哥哥碰頭,兩個沉鬱的男人對決,大家明白對方,卻不能相讓。《Warrior》的動人處在於兩個男人如何在迷失的生命中尋回自我,而這種勇氣是藉著奮戰爭取回來的。電影不會叫人看得暢快,尤其是Tommy背負人生重擔,他的鬱結是永遠不能解開的,但唯有作戰,才能感覺到自己的軀體。《Warrior》令我想起幾年前的韓國電影《哭泣的拳頭》( Crying Fist ),也是以兩線發展交代兩個人踏上擂台的心路歷程,潦倒的中年拳手(崔岷殖飾)為了在身體機能衰退前,再認真地打一場;少年犯(柳昇完飾)為救贖而戰,紀念亡父對他不離不棄。《哭泣的拳頭》的兩位主角分屬兩個不同的擂台,並沒有交鋒,不像《Warrior》那麼具「戲劇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