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etter Life》// 生存,過活

( 原刊 AV Magazine 17-02-2012)

人生音像城

生存,過活

昨放看了一齣舞台劇,是年青編劇改編自己的經歷,搬上舞台,看得我懨懨欲睡,謝幕時編劇淚流滿面,她的激動而我無動於衷,正好說明了這劇的問題,她很平實把她經歷過的生活片段重現,但欠缺了從生活中提煉讓其他人感動的元素,最後她是她,我是我,在那個舞台上,我們沒有交流。

我不是冷酷的人,相反我很容易落淚,尤其是看電影的時候,想哭的時候我都想強忍,通常便會變成了像哮喘病發作般的抽搐。流淚的次數往往成為一個演出,一部電影的「感動指標」,哭得愈多,代表作品愈能打動人心,有些膚淺的導演,會刻意拍些催淚電影,像《傾城之淚》,來賺取觀眾的眼淚和金錢。

早前,在課堂上,同學輪流說出最喜歡的導演 / 電影,這可苦了他們,努力憶及一些大師級導演及有格調的電影名字,以為那樣才配上電影課,身旁的女生腼腆地答《哈利波特》。我說我最喜歡王晶的《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而看得次數最多的是鄧衍成的《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因為每次有線電影台重播我都會看一次(但那是刪剪版,很不是味兒)。

不過我確實有段不短的日子,沉迷看經典的文藝片,很多都很悶,或不明所以,要捱,但捱過後便會發覺對自己理解這個世界很受用。當中,意大利導演Vittorio De Sica的《單車竊賊》( Bicycle Thieves / Ladri di biciclette  / 1948)是令我最感動的,那份震撼延續至今,當年是中學同學「蟹勝」介紹我看的,而「蟹勝」是最早參透人生的朋友,看淡名利與事業。

因為奧斯卡的提名,我看了《A Better Life/  情繫一生》(Demián Bichir 提名最佳男主角),想不到是現代版的《單車竊賊》,我沒流一滴淚,但那份惆悵卻揮之不去。Demián Bichir演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Carlos Galindo,兒子Luis是美國出生的公民, Carlos平時幫同鄉的老闆兼拍擋做修葺樹木的粗活養家,一天老闆要退休回老家,希望Carlos能買下貨車及工具,接替他繼續經營,Carlos在親友湊錢下買車,一心想過新生活。

在新工作開始的一天,他在平常工頭找工人做散工的聚集點,選了一位曾經給他食物的同鄉做幫工,但當Carlos爬上高高的樹上工作時,同鄉偷走了他的貨車。

Carlos 和兒子後來找到偷車的人,但車已轉售黑市二手車場,Carlos情急下,拿著後備車匙,潛入車場,想「偷」回自己的貨車。《A Better Life》令人動容的是Carlos身處逆境時,對別人的包容及諒解,當他找到偷車的同鄉時,發覺他的環境比自己更淒苦,並沒有責難,因為他明白飄洋過海尋找新生活的困難,反而他的兒子卻習慣現代城市生活節奏,不許吃虧及不公平,兒子痛毆偷車賊,也是老爸阻止他。

Demián Bichir 就如粵語片中的吳楚帆,抱著「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甘苦中仍保持對生活樂觀及積極,墨西哥移民對美國社會帶來的影響,放諸今天香港人對內地人的矛盾日益增加,自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影片最後一幕,Carlos和10多位同鄉,朝著美國的邊界出發, Carlos用英語說:Let’s go home. 出生的地方不是家,過活的地方才是,這份離鄉背井的苦,不為外人所道,沒有人想做蝗蟲。

One thought on “《A Better Life》// 生存,過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