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Late Autumn) // 回到深秋

人生音像城

( 原刊AV Magazine 13-04-2012)

回到深秋

記得我的老師曾經說過:「電影是不必要讓人看得舒服的。」

這大概是《晚秋》(Late Autumn) 不會在香港上映的理由吧(按: 終於在2012年7月公映),湯唯和玄彬主演,也是香港觀眾熟悉的演員啊 ! 一年前在電影節中放過,當時錯過了,想不到沒有本地發行商有興趣,反而最近在內地公映,於是決定跑到深圳看。慶幸觀眾疏落,讓我能靜心觀看,我想假如全院滿座,觀眾定會悶的得死去活來,接著講電話、發短訊、閒談……

韓國導演金泰勇雖然起用了兩位明星級演員,但從沒有想過要娛樂大家,湯唯全程都緊繃著臉。電影的節奏非常緩慢,對白不多,兩人的對話又是簡短的英語,故事發生在美國西雅圖,講述兩名男女在異國三天間那似有還無的愛情故事,本在監獄服刑的安娜(湯唯 飾)因母親過世而特別獲得三天恩恤假期,可以出獄回家奔喪。安娜7年來首次踏上歸家之路,在長途汽車上遇上韓國男子勛(玄彬 飾),勛是專門「吃軟飯」的「女人湯丸」,他對態度冷漠的安娜非常好奇,厚著臉皮跟著她,兩個互相隱瞞了身份的陌生人,就在短短三天內,嘗試放下心鎖,做一對好朋友。

《晚秋》是翻拍1966年的同名電影。在這個新版本,導演的手法是頗「趕客」的,許多僅有的情節他都刻意不說清,對於非要弄清來龍去脈方能滿意地看下去的觀眾,定會感到非常不耐煩。但如果能靜心地看,便會發現導演對安娜有很細緻的描寫,她背負的傷痛,那份沉重,和電影的調子很配合,所以在很悶很沉鬱的節奏及氣氛下,那份感覺才能發酵,感染觀眾,嬉皮笑臉的勛很努力博取她的好感,也是白費心機,因為安娜那絕望的心是容不下別人的,到了三天旅程結束,安娜要回到監獄,勛仍堅持陪伴,此時的安娜才稍為敞開心扉,卻是好景不常。

最後一幕是安娜刑滿出獄,獨自回到公路中途的珈啡店呆坐,似是在等候某人前來,那份孤獨感並沒有隨著重獲自由而釋放。導演義無反顧,給一心入場看俊男美女談情說愛的人一記悶棍。

片中有兩場戲設計得很好,安娜與勛在遊樂場裡遠觀另一對吵架的戀人,勛貪玩地為他們配上對白,卻引發了安娜透露心底話,在虛構他人的對白中,卻首次流露了真感情,是兩人第一次掀開了阻隔的心理屏障。另一場戲是安娜教曉了勛兩句簡單的中文:「好」與「壞」。然後就以中文向他訴說心事,明知他是聽不懂的,但勛卻在觀測安娜的表情,而作出反應,一時說「好」,一時說「壞」,兩人在這不能溝通的語言狀態下溝通,然而複雜的世情又豈能單以好壞來評論。

《晚秋》不是一部純粹的愛情片(或懸疑片),它看似拒人千里,但有賴我們靜靜地走進安娜的心靈,感受那份自我封閉的孤獨感覺。

One thought on “《晚秋》(Late Autumn) // 回到深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