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的明信片》:就是知道

(原刊 AV Magazine 15-06-2012)

AVM Review

 

戰場上的明信片:

 

就是知道

 

《戰場上的明信片》(Postcard)從年初在3月國際電影節中首次與香港觀眾見面,到6月正式公映中間,導演新藤兼人走了,享年100歲。起初看故事大綱時,感到有點不安及不祥預兆(當時導演還在生),因為故事太有新藤兼人的自傳色彩,而且很有那種回首前塵,總結自己一生的「壓卷作」,果然它成為了導演的遺作。

 

帶著悼念的心情看《戰場上的明信片》,故事很悲苦,但離場時卻豁然開朗,我相信新藤先生是帶著微笑離開這世界。

 

 

電影對戰爭作了無情的嘲諷,主角松山(豐川悅司飾)有導演的自身投射:同樣是從戰場上活下來的軍人,他們的命運,透過「抽籤」決定,抽中的往前線「送死」(那時候日本的敗勢已經很明顯),沒被抽中的少數留下,戰敗後回鄉,松山根本不可重新投入以前生活:家已經不成「家」 — 太太竟和父親私奔了,因為她沒想過松山會有命回來。

 

戰爭殘酷之處,除了做成許多訣別外,活下來的人,竟然有生不如死之感覺,戰事扭曲人性,更摧毀人倫關係 – 女主角友子(大竹忍飾)的遭遇更苦,丈夫森川(六平直政飾)是個老實的鄉下人,被徵召入伍,入伍前的一晚怕友子操勞,還悄悄替她到河邊挑了兩桶水,森川與松山是軍營中的同房,一晚兩人互訴心事,森川將友子寄給她的明信片託付松山,著他如果活命便把它交還妻子,告訴她寄來的都收到,只是不方便回信。

 

森川被抽籤往菲律賓戰場,出師未捷,葬身大海,屍骨無存,噩耗很快送到友子處,森川的年老父母懇求友子嫁給森川的弟弟,以維繫香燈及保持一個「家」,友子無奈答應,可惜弟弟又重覆森川的命運,被徵召,戰死,兩老也不堪打擊先後離世,只剩下友子一人和一間木屋搭成的「家」。

友子艱苦地活下來,堅持不離開那個家,是為了對戰爭做「活的咀咒」。松山遇見友子,知道她熬過的苦,慨嘆「戰事一直都沒完結」,遺禍植根了在人心。

 

新藤兼人卻是能在苦痛中看到希望,松山和友子的相遇,已經超越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俗套,他們了解戰爭,被戰爭摧毀生活,活下來是對戰爭之嘲諷,他們明白最大的嘲諷就是穿越它,讓它攜帶在生活之中,松山不去巴西,決定和友子在火燒木屋後的土地上重建一個家,開墾一片農地,種出滿山小麥,兩人彼此扶持,也不需界定是夫妻還是朋友關係 – 這樣才是對戰爭最極致的鞭撻。

《戰場上的明信片》看破世情,令人感動。新藤兼人從艱苦中看到快樂,幸福在等待勇敢的人。他沒有過份樂觀,但就是知道世情如此– 就是知道。一切都那麼了然,所以我相信他是帶著微笑離開這世界。新藤先生,一路走好。

 

 

 

One thought on “《戰場上的明信片》:就是知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