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手》: 轉彎抹角

(原刊 AV Magazine 22-06-2012)

AVM Review

《車手》:

轉彎抹角

 

鄭保瑞導演的《車手》是個大膽的嘗試,有別於我們慣看的「飛車」電影,它不是《頭文字D》,也不是《極速傳說》;它不拼「速度」,不是鬥快,不是在公路上狂踩油門,風馳電掣,而是如何以「8000轉,2咪車,要衝的時候便去到盡」拐過後巷中一個近乎90度的直角。《車手》是關於駕駛人的故事,他們鬥慢,鬥機智靈巧,如何在被追捕時匿藏,而不是名貴跑車展覽。

鄭保瑞要挑戰的是香港觀眾習慣的觀影方式,他們入場的期望主要是看飆車及炒車,即使難看如馬楚成導演的《極速天使》 — 只是一堆繪製粗糙的CG特技鏡頭,也是在拼「速度」。《車手》的預告片也沒有提醒他們,那可能是另類的賽車電影,觀眾以為是兩個熱血警察勇鬥飛車黨的故事。

兩位主角黃秋生及余文樂的性格刻劃得不立體也是影片的瑕疵,基本上是老差骨與熱血新仔的組合,描寫黃秋生的筆墨及層次還算豐富點,他表面上工作態度敷衍,在反飛車的特別隱形戰車職務隊中等退休,但其實他曾經是個駕駛技術精湛,查案經驗豐富,心思細密的重案組探員,在一次緝拿飛車悍匪郭曉冬的過程中失敗受傷,從此留有心理陰影,調職交通部是心理上的逃避,他說「車撞壞了可以修,人撞散了便沒命。」

反而,余文樂的性格較含糊,只知他喜歡飛車和炫耀,而他為何當警察,鍥而不捨捉拿飛車黨的心態,除了可「合法飛車」外,便沒詳細交代,他與醫生徐熙媛的感情線也沒有開展,徐的角色有點多餘。

電影的轉折點是郭曉冬再出現犯案,與黃秋生再度對決,高潮戲是余文樂承傳了秋生的技巧,與郭的終極對決。兩場戲如前所述,不是鬥快,而是鬥巧,郭與黃是在暗黑多彎的山路上轉彎抹角,以逼搶及攔截方法,累對方「炒車」。而結尾余要在停車場搜尋匿藏伺機逃走的郭曉冬車子,他不斷利用狹窄的彎位脫身。

《車手》是刻意有別傳統的飛車電影,以營做警匪對決,慢速跟蹤的緊張氣氛,取代鬥快及製造破壞;雖然劇本存在不少明顯的漏洞,但鄭保瑞的探索精神是值得嘉許及尊敬的,他堅持少用特技拍攝的飛車場面,在香港狹窄的街道拍攝更具壓迫感,難度也十分高。他強調的車手精神「唔好望住人哋尾燈,學識控制自己架車,唔好比人哋帶住走,行自己行嘅路」也不厭其煩借秋生的角色說出,希望觀眾明白,《車手》不單止於賽車。

從《狗咬狗》、《意外》到《車手》,鄭保瑞也身體力行,走他認為該走的香港電影路,不隨波逐流。

One thought on “《車手》: 轉彎抹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