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

(原刊AV Magazine 22-06-2012)

人生音像城

 

無聲吶喊

 

韓國電影《無聲吶喊》(Silenced)令我感受到,現實世界比電影更荒謬,而電影可以發揮力量,改變社會的不公義。

 

我覺得《無聲吶喊》的導演黃東赫用力過度,對一些性虐待小孩的場面作了過份的戲劇性處理,例如戲中某些角色的死亡,這種渲染,直接令觀影者的不安 – 對,電影要訴說一件很令人不安的真實事情,但過度戲劇化,反而削弱了「真實」的力量。

我明白導演不是要拍一部紀錄片,但我認為凡事都應該留有一點點距離,距離,會讓我們有更冷靜的思考。

 

現在,香港公映的《無聲吶喊》版本,是經過多處刪剪的,電檢對涉及兒童的性暴力,尺度是較緊的,為的是保障他們,這也無可厚非,雖然我一向認為該尊重電影人的自由創作,不是由檢查部門來決定我們該看,或不該看什麼,但在《無聲吶喊》這情況,我覺得這刪剪版本是可以接受的,沒有削弱其震撼力,又可以消除某些不安感覺及疑慮,讓更多觀眾接觸這部電影(可惜刪剪後仍難逃「三級」標籤)。

 

電影改編自網絡小說,小說取材自真實事件。故事發生在2000年,於距離首爾4小時車程的光州的一所私立聽障寄宿學校,根據法例,這類私立學校不受政府對社福機構的條例監管,運作缺乏透明度,該校由父子、兄弟及姻親共同營運。自2000年開始,多名聽障學生遭老師及校長暴力虐打及性侵犯,受害人年齡由7歲到20歲,由於他們沒有說話能力,難於向外界溝通,直至2005年,學生透過一位新入職,懂得手語的老師翻譯,才能舉報事件,將校方的惡行公佈。

學校向受害者家長提供利誘,希望和解,最終只有4人被檢控,一審罪名成立判處入獄,但二審卻改判緩刑,有被告更可回到學校繼續任教,令社會震驚。2008年,作者孔枝泳將事年寫成小說《熔爐》,在網絡發表,引發熾烈討論,2011年9月《無聲吶喊》在韓國上映,要求翻案之聲不絕。

 

電影上映後的第6日,光州警方成立專案小組,重新調查案件。電影上映後的第37日,國會通過《性侵犯防治修正案》,提高性侵犯案刑罰,又撤銷7年的案件追溯期限。

 

電影落畫後不足一個月,涉事的學校版被光州地方政府飭令停辦,2011年終,案件再次進入司法程序,政府成立殘障人士福利基金,並於光州籌辦國立特殊學校。

 

這篇文章,大部份內容是資料轉載,讓讀者了解多一點事件的背景,既然我批評電影過份渲染戲劇性,我實在也不應該用上太多情感澎湃,或華麗的詞藻,但我誠意推介大家看《無聲吶喊》,感受電影再現真實的力量,對社會不公義的情況不能啞忍,需挺身而出,仗義執言,沉默只會助長暴行。

One thought on “無聲吶喊

  1. 事實上電影拍出的殘酷只有現實事件的十分之一,現實事件中的心理治療師說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