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喜劇》: 你是低俗的。

(原刊AV Magazine 03-08-2012,這是增訂版)

AVM Review

《低俗喜劇》:

你是低俗的。

 

 

彭浩翔導演在《低俗喜劇》的製作特輯中,提及「其實電影本身只是小聰明的發明而已」,又說假若電影有大智慧,便早已推動了香港民主發展。當然,我明白彭浩翔說這番話時,也是在賣弄他的小聰明,無視電影史上眾多偉大的經典電影。然而娛樂無罪,低俗膚淺亦有它受歡迎之處,問題是,創作人是否甘願做一個低俗的人,抑或強調「低俗」同時,其實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只是刻意製造低俗的小聰明,與民同樂一番。

看完《低俗喜劇》後,我覺得彭浩翔不低俗—至少這部電影告訴我,他不想承認自己是低俗的人,只是環境逼使他隨俗。其實我對他說要拍有「本土」風格的電影十分支持,但如果「本土」只狹義地等於沒有大陸市場,或連番說著廣東話粗口,或將「本土」看成是「低俗」的一部分,我便覺得他低估了香港觀眾的能力。

《低俗喜劇》只是關於「低俗」,如同關於「血腥」的《維多利亞壹號》,我彷彿看見一個在銀幕後冷笑的彭浩翔,聽著觀眾們開心地笑/吃驚 – 原來香港觀眾就是滿足於小聰明。《低》是彭浩翔宣洩對電影圈的怨氣 — 有「怨」才有「戲」,粗口只是噱頭,看得出彭仍火氣十足,從第一幕大學研討會開始,他已經借電影監製杜惠彰(杜汶澤飾),暗串電影系老師及學生的態度不專業:遲到、偷拍及只關心監製有沒有和騾子性交,又說電影圈搵到錢的話,教授便不會在校園屈就。

從《低俗喜劇》看彭導眼中的電影圈: 電影監製是一撮緩和各部門磨擦的陰毛,導演沒戲開,靠開賭檔維生,投資者是迷戀邵音音的內地的黑社會,女星靠口交才有演出機會……在這畸形的生態環境下,彭浩翔仍發出最真誠的宣言:究竟一個人可以為電影付出什麼,可以去到幾盡? 在《低俗喜劇》中,監製可以為拍電影去X一頭騾。

台灣導演蔡明亮的《天邊一朵雲》(2005年),也是別有用心的低俗,露骨的性愛場面令人瞠目結舌,是蔡明亮對乏人問津,票房低迷的台灣藝術電影市場,作出「以毒攻毒」式的控訴,橫豎沒人理,索性「玩舖大」! 結果上映十天,票房即突破新台幣1000萬元,成績斐然,也是最佳諷刺。相比之下,彭浩翔的商業成就便高出許多,雖然也不是一帆風順,但近作《春嬌與志明》在香港及內地均賣座理想(香港:4千萬票房;內地:7300萬人民幣),他似乎摸索到一條能迎合兩地口味的路,香港其實對他不薄。

題材相似的《色情男女》(爾冬陞導演),同是在低俗中掙扎求存的電影人,《色》看到了電影工作者的對拍一部「好電影」的執著。拿電影人開玩笑的,還有鍾澍佳導演的《電影鴨》,戲中的導演們做鴨討好富婆,謀取拍戲資金。在《低俗喜劇》中,看不到杜惠彰對拍好電影的執著,或者甘願為電影赴湯蹈火的原因,一切都是「搵食」至上。

彭浩翔也不甘願停留在粗言穢語的快感上(不然他可以去得更盡),「低俗」只是一種搵食姿態,香港本土電影可以是《志明與春嬌》,但換個故事構思後,也可以是合拍片的《春嬌與志明》,一切都是「姿態」。真正低俗的人會安份守己繼續低俗,只有「聰明」人才不時提醒旁人:「你是低俗的。」

5 thoughts on “《低俗喜劇》: 你是低俗的。

  1. 不俗的文章!
    杜惠彰及雷永成可說成是為咗搵食,但係黑仔達卻是不折不扣的電影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