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凶獵殺》(Looper) : 因果

(原刊 AV Magazine 05-10-2012,這是修訂版)

AVM Review

《時凶獵殺》(Looper)

因果

(*注意:文章涉及《時凶獵殺》劇情)

 

 

 

 

 

 

《時凶獵殺》(Looper)並不是一部尋常的科幻片,它有深層意義,嘗試探討「本我」、「自我」及「超我」的關係,它有佛家對善惡恩怨因果報應的體會。

我主觀地認為,導演Rian Johnson找Bruce Willis演超越時空,面對30年前的「時空殺手」Joe,是別出心裁的,因為Bruce Willis可能是在電影中面對過去/未來的「自己」次數最多的人,在《十二猴子》(12 Monkeys)及《童心闖未來》(The Kid)中,他是最佳的面對自我代言人。

多得《未來戰士》的洗禮,我們對「回到過去,改變未來」的反邏輯情節已經習以為常。《時凶獵殺》也是關於這個題旨的,故事發生在2044年,當30年後(2077),時空穿梭變成了黑幫操控的非法活動,但未來世界殺人難以毀屍滅跡,不法份子只能將要殺的人送回30年前,讓「時凶殺手」(Looper)執行任務。殺手賺取豐厚的酬勞同時要接受命運,他們若有機會多活30年,便可能被送回30年前讓自己獵殺,這程序叫「圓結時空」(Closing Your Loop),意味「現在」的殺手可無拘無束多活30年,然後在世上消失 — 這可以看成是為殺孽付出的代價。

然而30年後的Joe,因為一些因緣而留戀塵世,Old Joe不甘被年輕的自己「圓結時空」而反抗,帶出後段複雜的故事。Old Joe在30年餘生中方遇上生命中的至愛,為了改變愛人的命運,他不惜一切對抗命運,要將未來力量最大最邪惡的人「風雨師」消滅於孩提階段。

兩個Joe在2044相遇,年青的Joe靠藥物麻醉自己,準備接受因果報應的殺手人生,但Old Joe(帶著仇恨的「我」)出現,令Joe重新發現善良的本我,驅使他保護被Old Joe追殺的天生異稟的小孩「風雨師」Cid(Pierce Gagnon飾),及他的媽媽Sara (Emily Blunt飾),而Sara深信愛能引導小孩向善,最後Joe的「超我」令他做了一個重大決定,解決當下的糾結。

《時凶獵殺》是一部令人屏息以待的複雜電影,中段節奏有點拖沓,但後後漸入佳境,當小孩Cid出現時,將故事推至另一層次,結果更是令人心情沉重。天才小演員Pierce Gagnon演出複雜的心理狀態角色時層次分明,是本片的一大亮點。

身兼編劇的Rian Johnson創作出一段時空扭轉的驚險旅程,電影中的未來世界是不完美的,貧富懸殊,到處有無家可歸的流浪漢,Joe亦是貧民出身,一次搶劫中被黑幫頭目收留,僱用他成為時凶殺手,這份工作並沒前途,總有一天要殺死未來的自己,然後過三十年醉生夢死的日子,從此消失世上。Joe每天靠毒品支撐,他努力學習法文,一心離開美國度過餘生,但最後在中國落腳,於上海首次遇上真愛。愛愈深恨綿綿,心愛的女人因他前半生的積孽而死。

他滿腔怨恨回到過去,想改變命運,仇恨卻間接感悟了過去的他,捨棄今日的我,以大愛終結孽障,立地成佛。《時凶獵殺》想說的是複雜的因果關係,愛恨交纏的故事,發人深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