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

( 原刊 陽光時務週刊  第28期, 25-10-2012 )

(** 我在 陽光時務週刊  的新電影專欄「散場見」,每兩周刊登一次,欄名是我取的,十分喜歡 — 我們散場見吧 !)

散場見

 

看完了。

 

 

《警戰實錄》(End of Watch)用90分鐘嘗試建立的真實感,掩蓋不了最後15分鐘的狐狸尾巴。

 

不少評論都是談及手搖式拍攝手法,令影片增添了真實感,它令我們聯想到美國霍士電視台實錄式節目《COPS》,每集長22分鐘,攝製隊跟隨警方行動,讓觀眾能以「第一身」的角度去感受警務工作的刺激及危險。

 

《警戰實錄》有《COPS》的錯覺,開始的一幕,是採用由警車擋風玻璃向外拍攝的監控鏡頭,紀錄警車趕往犯罪現場,警員制服疑犯及同袍到場支援的情況,鏡頭上方還有拍攝的日期時間等資料,那些數字跳動,顯示眼前的景像是剪接而成,去蕪存菁,只顯示緊張的部份,省卻沉悶的時刻。

 

導演David Ayer 初時還特意讓男主角Brian (Jake Gyllenhaal     飾)解釋這些主觀鏡頭存在的原因 – 是他正進行一項習作,安裝了不同角度的攝影機,紀錄出差時的情況,但這個原因並沒詳細解釋,是他的電影科習作? 還是他復職後的防範被投訴手法? 電影沒有明言,導演甚至很早便放棄了攝影機存在的原因,攝影機由有「目的」地存在,變成以全知的角度無所不在,它在警察執勤的世界,也在他們私人生活中,同樣地存在於匪徒的世界。

 

《警戰實錄》不像《80分鐘死亡錄播》(REC)及《末世凶煞》(Cloverfield),堅持那主觀鏡頭(P.O.V)是內容。前者是電視台攝影師的鏡頭實錄,後者是軍方拾獲的攝錄機內紀錄了怪物襲擊城市的情況。作為一位電影觀眾,我是接受導演將鏡頭放在任何地方,完全不必解釋,但假若他煞有介事地解釋了鏡頭存在的原因,便請他繼續遵守他建立的遊戲規則,即使如《大逃殺》及《飢餓遊戲》那麼沒說服力也可以接受。

《警》的「實況」是個幌子,說穿了只是導演為那些肆無忌憚,左搖右擺的狂亂攝影風格找一個藉口而已。我們觀看的,其實也是一部尋常的警匪片,它裝作的「日常」,是故事的一部份。

 那種偽裝的日常生活,干擾了我們對一部劇情片的要求,警戰實錄》是沒有完善的故事情節,兩位主角的查案過程發現的東西,只是故事的枝節,或者說電影並沒有企圖去建立一個「故事」,它只是一種觀看的方式,和奇怪的觀看角度,本來我們接受形式便是內容,讓電影在零碎的生活片段中結束也無不可,但導演在結尾卻安排了極具戲劇性的大轉折,兩位主角被歹徒誘到巢穴亂搶掃射……成就了警匪劇情片的悲壯結局。之前的「真實」,旨在印證虛構。片名反而最誠實:End of Watch,看完了,又如何?

One thought on “看完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