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戀隔籬媽》(In the House) // 說故事的人

HK_27x38_016

(原刊 AV Magazine 14-12-2012)

人生音像城

說故事的人

最近看了《偷戀隔籬媽》(In the House),當中玩弄的虛虛實實,令我帶著很多問號回家。

首先,我明白之前覺得《文字慾》(The Words)不足之處,猶如編劇走佬,沒有繼續寫下去,它敘述了一個別人敘述的故事,而故事裡又包含了挪用了別人故事的故事,但它沒有再進一步攪亂敘述者和故事的關係,以至浪費了開始時Dennis Quaid這個「說故事的人」的角色。

François Ozon 的《偷戀隔籬媽》便聰明得多,他不斷告訴觀眾,我們看見的情節,都是男生的「寫作」練習,它可以根據某些現實作出想像,但那終究是一個「故事」。

In The House_08

Ozon是個狡猾的導演,他不斷在玩弄這種虛實關係,例如男孩被同學打傷的情節,到了「現實」的場口時,男生眼角真的受傷了,導演沒說明原因,只是讓觀眾察覺到這「情節」,Ozon高明之處,是了解觀眾對「故事」,或者對「真相」的渴求,愈是故弄玄虛,半真半假時,觀眾愈想知道原委,但其實「知道了」只是一種心靈上的安慰,一種疑似的滿足感。Ozon在片中將觀眾的角色融入了文學老師的角色中,他對「故事」有種難以自拔的沈溺 –尤其是情節啟動了慾望,現實中我們辦不到的事,我們都希望透過角色來完成,現實中,編劇/ 作家倚賴筆下角色來完成自己不可能做的事,戲院中的觀眾倚賴角色和情節,讓慾望與感情宣洩,所以觀眾渴望真相:雖說電影(特別是劇情片)都極其量是真實的再現,我們還是要求「假的真」,將「情節」視作「真實」,而不滿足於「假的假」– 連情節都是角色杜撰,總覺情感受到傷害。

Certified CopyCloseUp_DVD

更加狡猾的導演,會暗示或明示,我們只是在「觀影」,一切都是導演玩弄的把戲,即使如何從影片中找出辨別虛實的證據,也敵不過「導演是故事創造者」的權,他可以不問情由喜愛怎樣都可以,我最佩服的是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Abbas Kiarostami),他最擅長撕破電影的假面,開「電影」與「真實」的玩笑,假如Ozon 的《偷戀隔籬媽》再「玩大啲」,便會像阿巴斯的《似是有緣人/ Certified Copy》,《似》根本難以歸類,開的玩笑很大,片中的男女是認識的嗎?是夫妻?是初認識?導演根本不去找理由說明,他們的關係可以在同一場戲中,三兩句對白之間變換角色關係。又如1990年的《Close-Up》中,阿巴斯安排了真的Mohsen Makhmalbaf導演去接假冒他的男人出獄,然後在遠處偷拍,觀眾只見Makhmalbaf向男子說了一些話,男人即時很感動,阿巴斯不讓觀眾聽到內容的方法是「機件故障」! 我們只聽到一些收音咪失靈的斷續音效,阿巴斯運用導演的權威來打茅波,還順道埋怨伊朗拍攝電影器材落後!

Life of Pi

最近發覺李安也很狡猾,他的《少年Pi之奇幻漂流》(Life of Pi)令人帶著一大堆疑團回家,究竟Pi 和老虎Richard Parker的故事是真是假,抑或第二個故事才是「真實」,引起觀眾的爭論,在網上不難找到許多精彩的分析文章,而在藍藍水影中,我彷彿看見李安的微笑 – 你相信哪個故事,那個故事便是真實 – 然而一切都建基在一個虛幻的媒介 — 「電影」之上。

One thought on “《偷戀隔籬媽》(In the House) // 說故事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