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洛李維斯給電影的情書》(Side by Side) // 未來

side by side

(原刊 AV Magazine  15-03-2013)

 

人生音像城

 

《追蹤電影未來》(Side by Side)

 

未來

 

《Side by Side》的中文譯名,由電影節放映時的《追蹤電影未來》變成公映時的《奇洛李維斯給電影的情書》(以下簡稱「情書」),突出監製兼訪問者奇洛的名字也無可厚非,但他確是一部脈絡很清晰,關於電影未來的「教材式電影」,最適合關心這媒介的朋友觀看。

Side by Side 03

很高興有這樣深入淺出的電影,剖析了數碼電影是什麼,而且不深奧,即使不完全認識電影中接受訪問的眾多電影工作者,依然會看得津津有味。電影以簡單容易明白的圖表,解釋了菲林和數碼拍攝的原理,從菲林曝光講到CCD 感光元件的應用;從第一部數碼電影攝影機的出現,如何衝擊整個行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數碼的最大特色及優勢,是即時可playback 拍攝了的影像,以前拍完菲林到等待沖洗期間的謎團消失了,對攝影師的衝擊最大,帶來技術上的方便,但也威脅他們的「專業」,以前在片場攝影師是權威,人人得相信他的說話,現在大家圍在一起看即時回放,也可以即時討論。

Side by Side 04

《情書》提到數碼攝影機的發展,佐治盧卡斯是業內最早全面投入使用數碼技術的人,他接受訪問時提及當年拍攝星球大戰前傳時受到的冷言冷語,到了今天,經過幾代器材的變更,數碼電影慢慢成了主流,再到3D 電影的出現,變更的速度愈來愈快,用菲林拍攝電影將會被看作對微粒的眷戀。

 

數碼改變電影,不僅限於數碼攝影機的研發,隨之而來是一連改變拍攝電影的概念和方式,《情書》亦有探討,包括特技,剪接,調色以至電影院的放映設備也與技術同步向前。

 

現時,我們用一部價錢相宜的單鏡反光數碼相機,便可拍到質素不俗的電影,「電影」再不是小數人方能掌握到的專業,它下放至人人皆可拍電影,大衛連治導演在訪問時說並不抗拒數碼電影新時代,因為不見得科技方便了,便有很多好的故事誕生,一位好導演的眼界才是主要關鍵。

Side by Side 02

拍了他的首部數碼3D 電影《Hugo 》的馬田史高西斯也說,科技從來都是一個選擇,菲林時代的結束並不應該感到可惜,是科技發展,推動時代向前走必然發生的事情,況且「菲林」所代表過的意義,無需亦無法被取替–這也是《Hugo》告訴我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