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參通話》(The Call) // 愛恨手機

Call poster

(原刊 AV Magazine 17-05-1-2013)

 

人生音像城

 

 

愛恨手機

 

 

(*注意劇透) 

 

《救參通話》(The Call) 的尾聲,當911報案中心接聽員Jordan (Halle Berry飾),放心不下,走到疑似綁匪藏身的地點,「意外地」找到隱閉地下室入口時,作為一個訓練有素,經常安撫來電者的性緒,勸他們冷靜的專業人士,我當然渴望她有冷靜的舉動,不可貿然走下地牢緝兇。

The Call 04

果然,Jordan沒有令人失望,她拿出手提電話,準備叫人增援 – 而整部電影主要由電話對話構成,非常合情合理。

 

但她居然拿不穩手機,讓它掉落地牢,粉身碎骨。

 

然後,我聽見背後觀眾的恥笑聲。我也想笑,笑編劇及導演可恥,他們怎可以如此對待一部手提電話,完全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態度。

The Call 05

《The Call》是關於phone call的。前半部拍得不錯,Jordan與被擄者Casey  (Abigail Breslin飾) 保持通話,救她冷靜,因為冷靜才能自救,即使被困車尾箱中,也要留下可供警方追蹤的線索,兩人的對白寫得很有張力,營造「隔空營教」的緊張氣氛,令我們包容了那部用了pre-paid value ,沒登記用戶的calling card,便找不到訊號來源的不合理,即使是如何來歷不明的「劏咭」或「鬼咭」,只要打得通,理論上是能追到發射站的位置。

The Call 06

「聽古不要駁古」– 這道理我明白,於是安心看下去。「手提電話」這時代產物,一向是編劇們又愛又恨的東西,以前的電影,沒手提電話,故事簡單得多,當中很多因通訊阻隔構成盪氣迴腸的偉大悲劇,羅蜜歐如果能WhatsApp茱麗葉,大家可能不用死。

 

《救參通話》需要一部在Casey手上的「手機」而不被匪徒發現,才能成戲,感謝科技令手機的髒積縮小,可放進褲袋,不然要像《盲女72小時》的葉玉卿,把一部Motorola的水壺大哥大藏於下體,是多麼痛苦的事。

The Call 03

《救》的編劇也算細心,戲中用的是一部非智能手機,如果是耗電量大的iphone或HTC或Samsung(隨便說個我用過的牌子),這戲捱不到30分鐘,便要找「尿袋」去了。

 

步入童星尷尬年華的陽光小小姐Abigail Breslin有點長大得太快的感覺,但一臉baby fat仍然楚楚可憐,尤其是鏡頭極close-up把攝她的惶恐,她的手機差點令她脫困,但最終也要Jordan親手營救,落入「隔空營教 / 對奕」片種的最大俗套 – 不甘心在對話中結束非要兩人見面不可。

maniac

《救參通話》見証一個壞ending如何摧毀一部原本好好地嘅戲。手機 — 需要它的時候它長講長有,不需要的時候輕易跌爛 ! 但更恐怖的在後頭,匪徒犯案的動機,和80年代恐怖片,William Lustig的《Maniac》差不多,都是童年陰影,男人長大後愛將女人頭皮連頭髮割下來保存 (值得一提是《Maniac》最近有一個翻拍的新版,由Elijah Wood 主演,極為重口味) ,《救參通話》最後一幕,又惹來觀眾嘩然,我不詳細說明了,絕對是挑戰觀眾的底線,總之我也忍不住笑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