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片指標

冰封俠重生之門

(原刊 av magazine 09-05-2014,原名 《天機》與《天宮》)

 

人生音像城

 

爛片指標

 

 

中港合拍片近年愈拍愈爛,只因過份靠攏大陸市場,太接近強國,自然會沾染自我膨脹心態。現時的合拍片,是大陸投資者的意識形態主動,經過多年的中港磨合,最終是出錢多的一方話事,算是「受埋香港玩」。

 

像奇片《天機:富春出居圖》壓根兒是中國大陸成品,只是劉德華愚昧地一頭栽進去,增添幾分合拍的幻覺。另一部奇片《大鬧天宮》的合拍元素明顯得多,有來自香港的導演(鄭保瑞)及演員(周潤發、甄子丹及郭富城),但此片絕對沒有考慮香港人的口味,是大陸賀歲片。

天機

多得《天機》與《大鬧天宮》兩部曠世爛片,現在和別人談電影時,多了些可參考的標準,例如以前我批評一部片很爛,通常要多花唇舌,現在方便得多,朋友自然會問:「爛唔爛得過《天機》先?」大家很容易便心中有數。同樣地,談論特技的指標是「渣唔渣得過《大鬧天宮》先?」

大鬧天宮 02

至於「香港電影」(狹義指不能在大陸上畫的電影)亦因為《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簡稱《紅Van》)而掀起波瀾,在《低俗喜劇》、《狂舞派》到《紅Van》,對何謂「本土」有很多討論,《紅Van》 算是一石激起千重浪,觀眾的兩極化反應是近年罕見的,喜歡的人會研究片中代香港的種種「政治隱喻」,不喜歡該片的人則全方位地批評電從意念到技巧上均是一團糟。

 

於是,我們又多了一條「指標性問題」:你喜歡《紅Van》嗎?社交網絡的流行,人們多了發表意見的平台。《紅Van》成了談論電的新戰場,我察覺痛罵《紅Van》的人都火力極猛,是近來罕見,希望這是出於對「香港電影」的愛惜,我曾經批評那些狂踩《紅Van 》的人是「精神自瀆」,也收到不少漫罵式的意見,我仍然覺得香港爛片多的是,《紅Van》 未至爛到體無完膚吧。《紅Van》 也引出很多借題發揮,過度詮釋片中的政治意義–這類型的文章,九十年代初的電影雜誌刊登過不少,令還年輕的我感到迷惘,影評是否要故作高深?

冰封俠重生之門 02

在朋友評語「爛過《天機》,特技衰過《天宮》」的指引下,去看《冰封俠:重生之門》,意外地我頗為喜歡這部電影,它有港片輝煌時期的質感–外表扮高科技,骨子裡卻很市井流氓,甄子丹的一本正經地off-beat 演出,偶然來幾句粗鄙話,其實很配合全片風格;我像嗅到那些年的「港味」,我知道很難單憑這一個那麼「虛」的原因,說服別人喜歡《冰封俠》這合拍片,我喜歡它對香港城市景觀的想像,從甄子丹站在尖沙咀太空館頂部遠望對岸,到壓軸的青馬大橋大戰,比《風暴》在中環亂鬥更有心思。丹爺數度在尖沙咀,站在271號巴士車頂搭順風車,那巴士是開往大埔的,結果陳果去了大埔,羅永昌和甄子丹去了青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