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潛能》(Transcendence)// 扮演上帝

Transcendence 00a

(原刊 av magazine 09-05-2014)

 

Avm Review

 

《超越潛能》(Transcendence):

 

 

扮演上帝

 

科幻電影經常問的兩個問題:人從何而來?未來的世界會變成怎樣?關於第一個問題,「進化論」認為人類由猿猴進化而來;而從宗教的角度,人是神「創造」出來。

 

關於人類的未來,更是科幻電影發揮想像空間的課題,有些電影展示科技發展帶來的繁華景像,有些展示蕭瑟的未來,如疫症橫行,人類滅絕。

TRANSCENDENCE

《超越潛能》(Transcendence)的主題是「人工智能」,這題材令人聯想到電腦一旦有了思想,不受人類控制的狀況,科幻片如《2001太空漫遊》及《智能叛變》等,都表達了人類對失控狀況的憂慮。

《超》的卡威博士(尊尼特普飾)是人工智能專家,他的突破性研究反而令人擔心「科學」的進步太快,帶來了對人類知識層面上的未知領域之恐懼。

 

故事講述卡威博士成功將他的思維接上電腦網絡,他的想法更加毫無羈絆,更能加速各項科研的發展,例如細胞科技。

TRANSCENDENCE

《超越潛能》  提出的科學議題與人類道德觀念的衝突,值得深思。科學的進步和突破,令科學家無可避免地陷入被指「扮演上帝」的爭議,《超》在科幻層面上,作了很大膽的假設,卡威博士的思維擺脱了肉身時,正是朝 “playing God”的方向進發。

 

耶穌說:「我到世上來,叫不能看見的人可以看見。」電影中,失明的人開眼,癱瘓的人能夠站起來 — 但當「神蹟」是在卡威博士的研究下展現,會否也挑動了人類對未知領域的恐懼?我們質疑自己,作為人類,真的能夠沒有一點私心?我們相信科技,但是否同時擔心它的步伐太快,需要一點緩衝的空間?

Transcendence 03

電影提出的問題值得反思,但它的弱項是很難將這複雜的意念影像化而不落俗套,很多時候靠對白交代,難怪有觀眾認為尊尼特普後段只「活」於電腦屏幕中而沒戲可演,結尾「大場面」,導演用上了近似被認為是萬物之源的「原始粒子」意像,可是仍然吃力不討好。

 

首次執導的華利費斯特(Wally Pfister,基斯杜化路蘭《蝙蝠俠》系列及《潛行凶間》的攝影師) ,難能可貴之處,是沒有將卡威博士妖魔化,避開了科幻片中「瘋狂博士」式俗套,為觀眾提供一處冷静反思「科技是什麼」的空間。

Transcendence 01

有趣的是,費斯特和路蘭都是堅持用菲林拍電影,不用數碼– 也許這是美學上的執著,與科技無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