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演員,壞演員

(原刊 AV Magazine 13-03-2015 )

12金鴨

人生音像城

好演員壞演員

我挑電影看的條件,相信和大部份觀眾一樣,除了少數追看的導演外,主要看演員。我喜歡的演員有很多,不喜歡的也很多,但我有怪僻,最討厭的頭三位演員演的戲,我也會特地去看,因為如果遇著一部喜歡的,算是發現了奇蹟,沉悶的生活需要奇蹟,雖然極可能會增添看爛片的數目。

我最討厭的演員,肯定包括吳君如。回想起來我可能不是因為她演的戲而討厭她,而是從某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開始,她做主持,以很輕佻的態度對待專程而來的嘉賓,包括一位泰國導演和Wim Wenders , 她開了些不好笑的玩笑,例如說不想問泰國導演那麼多問題,不如叫他介紹那裡的冬蔭功好吃和按摩的好地方,弄得翻譯員很尷尬;她介紹 Wim Wenders時,誇大照稿讀的動作,加上她的即興式輕佻,說她拍過「咩咩咩柏林咩蒼穹下,仲有……唔講啦,都無人睇過嘅」。那晚開始,我便很討厭這位不懂得尊重同業的人。

《金雞》系列即使很多人稱讚,我覺得難看死了。去年農曆年我又犯賤地看了《金雞$$$》,真的笑唔出,幸好還有張家輝,日本幫人口交的公司那一幕很噁心,已經談不上是笑料。

今年看《十二金鴨》,沒任何期望,但卻有少少奇蹟,至少我不討厭戲中飾演男人的吳君如,電影還罕有的喚回一些學生時代的記憶。我會想像中學時的校花變了肥婆,常常拿著相機的靚仔男同學,今天都成為光顧金鴨的顧客時,感覺會如何。

意料之外,吳君如沒有「扮男人」–戲中的角色「張近萊」真的是男人,並非女扮男裝;另外她沒有玩那些關於性的低俗笑話,整部劇還有少許人情味。《十二金鴨》勝在夠短,勉強加上NG片段和片末的鹿唅表演勁舞,才湊合成80分鐘,即使討厭吳君如,時間也很快過。

wpid-the-humbling-poster.jpg

從吳君如到阿爾柏仙奴(Al Pacino),別誤會,他是我很喜歡的演員,但年事漸高(74歲),近年拍戲不多,更鮮有公映機會,記憶中只有《Jack and Jill》上過,Adam Sandler主演的胡鬧戲,阿爾柏仙奴客串飾演自己,經常自嘲,我覺得很好笑,印象中他從未演過瘋狂攪笑的電影。

近年的《Stand Up Guys》又是部被忽略了的好電影,阿爾柏仙奴與Christopher Walken及 Alan Arkin飾演三位過氣的江湖人物,合作「攪單大嘢」証明自己的存在,充滿悲情。最近看的《The Humbling 》,由Barry Levinson 導演,阿爾柏仙奴演過氣的舞台劇演員(年老了總會遇到這種角色),意欲東山再起,但力有不逮,加上突然醒覺原來自己很討厭表演藝術!某次演出中他突然從台下跳下,受傷了反而惹來媒體的關注……有點像《飛鳥俠》吧!

可惜中段集中寫他和仰慕他的年輕女子(Greta Gerwig)的忘年戀,有點沉悶,最後他在《李爾王》的演出中再有驚人舉動。我認為《The Humbling 》比《飛鳥俠》對一個演員的遲暮的心態,及對藝術的困惑,描寫得更細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