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XI-Poster

( 原刊 AV Magazine 05/2015)

人生音像城

(劇透《赤道》重要劇情,如未看,或仍然打算看該片,請由第二段開始閱讀,謝謝!)

當知道張學友飾演的肇志仁教授才是《赤道》中的大奸角「赤道」時,忍不住小聲地說了一句粗口,然後發揮陋習,即時將劇情「回帶」,發覺道理根本說不通之際,張家輝飾演的反恐主管便被Janice Man 這殺手勒死了,「赤道」還高調宣佈張的罪名是「不應該打女人」!又令我多爆了句粗口。

《赤道》劇本如此支離破碎,情理不通仍可拍成鉅額製作,當然,它的破碎可能是要符合內地審查而改動,沒有內地動輒過億元的票房的大市場支持,《赤道》不可能有現在的規模,編劇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睇錢份上,都要笑住改劇本。

最近看了伊朗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 的《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 / 中文譯名既累贅又想「畫公仔畫出腸」,但卻捉錯用神),更覺本地編劇處身仍有創作自由的香港,尚算幸福,只要你不貪圖賺大陸那舊錢,其實寫什麼和拍什麼,都是自由的。反觀伊朗的巴納希,是在政府「給不給拍」的禁制令下華麗對抗。巴納希在2010年被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進行反政府宣傳」罪名被判刑6年,及20年內禁止進行任何電影相關創作、接受傳媒訪問及出境。

stadtkino_tinaf_594x840.indd

但對他來說,電影是一種思想,肉身關得住,思想禁不了。2012年,他拍了部名為《This is Not a Film》的電影,他邀請好朋友兼攝影師 Mojtlaba Mirtahmasb 為他掌鏡(用手提電話拍攝),在巴納希家中拍了該部「電影」–伊朗政府對「什麼是電影」有明文規定,但轉個角度出發,巴納希不稱它是電影,一切禁令都「不存在」。

TAXI (2)

《This》 紀錄了巴納希在禁令下的生活,好友四出奔走為他尋求上訴,巴納希反而處之泰然,他在鏡頭前「讀出」了一部被禁止拍的劇本:講述一名伊朗女子考上大學藝術系,卻被家人禁止,在巴納希導演口述下(也成為電影的演員)在家中完成了–這不是電影。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更進一步,輕裝上路,巧妙地以「偽紀錄片」形式拍攝「的士司機」巴納希的半天生活,這天他「釣泥鯭」接載了多位乘客。但如果觀眾只把本片看成反映伊朗市民生活百態的電影,未免太少覷巴納希了!這是一部關於「電影」的電影,它提出了許多電影的本質問題,同樣地,《伊》的片末聲明,這也不是一部電影。根據官方定義,本片是一部不能發行的電影,它呈現了不適合呈現的「現實」,最後一幕,未幾兩位神秘男子(疑是國安局人員)偷進車中,但找不到攝影機的記憶卡!然而他們的行為和對話,都被鏡頭紀錄下來了,成為「劇情」,導演還慷慨地奉上有玫瑰花前景的構圖。

TAXI (3)

如果觀眾還在花時間思索本片的「真實性」,便正中了導演的「圈套」,像巴納希在片中說過,當你還在想拍什麼題材時,(我的)電影已經拍完了。「的士」只是一個電影場景,根本從沒存在過,電影在意的只是生活,和「電影」本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