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破狼 II 》// 玩電話

wpid-image.png

(原刊 AV Magazine 06-2015)

人生音像城

《殺破狼 II 》:

玩電話

我開始感到迷失,在看電影時,到底什麼時候該執著劇情合理與否,什麼時候該「話之佢」,純粹追求官能刺激?看《殺破狼 II 》時,我便感到很煩躁,因為我入場一直等待Tony Jaa 、張晉及吳京等好揪的男人埋牙打鑊金,但鄭保瑞導演卻很煩膠和累贅,首先他弄來了一個劇情複雜,角色眾多的劇本,他又講求「合理」,於是用了很多篇幅來交代三線人物的故事發展,相對令打鬥的戲份減少了。

導演過份執迷一些細微情節的合理性,反而無視主要情節的犯駁。導演尤其對手機這東西情有獨鍾。杰(吳京飾)刻意引發監獄暴動,在群毆中他只是全心全意找尋無線電話訊號……然後鄭保瑞繼續玩電話–其實結果無非要讓猜(Tony Jaa 飾)知道杰就是合適的骨髓捐贈者,可以救他女兒一命的人,從而帶出世事微妙的因果關係,猜救杰出於正義之善心,然後好心有好報。

SPL2_02

導演卻一直關心杰那具手提電話,如何幾經劫難,跌落水也不壞,命不該絕被輕度弱智的漁民子弟撿為己用,那位子弟做法也特殊,一直不拆走 sim 咭,還數次接聽猜的女兒來電,兩人泰文對廣東話又溝通不到(觀眾該表示緊張嘛?)子弟拿電話到觀塘裕民坊修理後(導演還順便抒發吓對觀塘舊區重建的情懷)仍然 keep 住用那張 sim 咭,所以猜的女兒又能和他聯絡,縱然言語不通,但原來他們的世界可用 emoji (手機的情緒符號)來完全溝通(觀眾不會質疑其合理性,因為已經等待打鬥場面等到不耐煩),子弟又很機智地在手機發現機主阿杰的近照,讓猜女知道救命恩人的樣貌。

SPL2_04

輾轉杰和猜來到相認的時刻,卻又是言語不通,於是導演安排神奇翻譯 Apps 出現,完整地翻譯了意思頗為複雜的泰文和廣東話,排除萬難後,兩人終於可打大佬了!猶幸最後一幕打得激烈,拳拳到肉,應該能滿足想看動作場面的觀眾要求。可惜導演又浪費了不少篇幅在洪文剛兩兄弟(古天樂與恭碩良)的糾纏,打斷了動作場面的節奏。

SPL2_03

結尾又要安排一些看似很「玄妙」的劇情(猜的女兒遇到野狼),但又語焉不詳,其實「殺破狼」原意是藉術數中的之三顆星宿(七殺、破軍及貪狼)組成的格局,喻示「變動」的命數,也嵌入了上集電影中三位主要人物互相制衡的的命運。今集在鄭保瑞的發揮下,結局真的有隻野狼出現了,連英文名也是強調因果的” SPL2 : A Time for Consequences”, 需知上集的初次出現的用英文片名是” SPL” (取「殺破狼」的三字的中文發音),沒有註釋的,多麼任性啊!外國觀眾不會直接明解它的意思,但一看演員陣容便知是動作片。還有盧惠光必定說泰文,是近年最合理的電影情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