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天我們會飛》: 折翼

fb_img_1446056110714.jpg

(原刊 AV Magazine 2015)

 

Avm review

 

《哪一天我們會飛》:

 

折翼

 

兩年前的低成本電影《狂舞派》,黃修平以街舞青年追夢故事揮灑熱血,創造出叫好叫座的佳績。這次再以「夢想」為題,不過多添了中年失落情懷。

 

整部電影其實很苦澀,它由兩段時空互相穿插而成;彭盛華(林海峰 / 游學修飾)與太太余鳳芝(楊千嬅 / 蘇麗珊),是中學同學,結婚多年感情趨於平淡,盛華忙於工作,兩人出席舊同學聚會時,席間有人提到當年兩人的好友蘇博文(吳肇軒飾),畢業後下落不明,盛華聲稱不記得此人,而鳳芝卻被掀動了一些回憶。

 

在1992年的中學時代,三人是好朋友,盛華與博文因為參加飛行學會而成為死黨,兩人均愛上鳳芝,鳳芝鍾情於性格外向,行為有點攪笑的盛華,內向的博文只好默默守候。

 

博文熱愛研究飛機,夢想是自製飛機翱翔萬里。1997回歸在即,香港人面對信心問題,鳳芝的家人希望她往英國升學,博文心願也是到英國,因為「香港不是一個追夢的地方」,博文曾經鼓起勇氣向鳳芝表白,但遭到拒絕,畢業後博文便失去聯絡,而盛華與鳳芝成為一對,同步入哀樂中年。

fb_img_1447822620666.jpg

表面上,本片是個很勵志的故事,勸人追逐夢想,莫忘初衷。而以「飛行」比喻追夢,其實頗為直白和露骨,算是編劇「躲藏」的招數,但好處是簡單、清楚和明白,即使怎樣無動於衷的觀眾,也會被眼前紙飛機佈滿天空的景像觸動,回憶起年輕的美好時光。

 

本片可看成是一闕中產階級的中年哀歌,中英文片名都可堪玩味,《哪一天我們會飛》刻意缺了個問號,它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種嘆息,慨嘆折翼難飛,夢想早已旁落,只能習慣過些看來幸福快樂的生活,其實一直委屈,彭盛華自以為長袖善舞,把客戶照顧妥貼,他提示下屬「顧客永遠是『對的』」–給予自己奶水的乳頭!為了生意,有奶便是娘。他和上海姑娘出軌,也要歸咎是飲了太多酒,半醉之下出的亂子,不敢直視感情出軌,也是中年的悲哀。

srhf_2015_5d3_9905-1.jpg.jpeg

黃修平寫出了中年男女的虛偽與矯情,”She Remembers, He Forgets”是「現在式」,在舊同學聚會中,鳳芝記得而盛華選擇性地忘記誰是蘇博文,都是一種逃避。鳳芝回家後發現丈夫偷食的線索,但卻還是先去 Google 一下「蘇博文」,因為這個名字提醒她,並非什麼夢想,而是印證她沒有選擇「對的人」,眼前的彭盛華對「對的」已有另一種詮釋。鳳芝發現更多博文的舊物,數度睹物痛哭失聲,為的也非「有一份至真嘅愛情擺係我面前而我無去珍惜」的俗套,而是讓她重頭再選擇一次,她心知也是會選當年的彭盛華,人世間的痛苦莫過於明白自己的淺薄,但你仍然過著看似不錯的生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