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 老師

flying-colors

(原刊 AV Magazine 2015)

 

人生音像城

 

 

學生 / 老師

 

第一部份:學生

 

看了兩次《奇蹟補習社》,很熱血,充滿正能量的電影,兩次的感受卻不同。

 

flying colors 03

第一次看,容易代入了有村架純飾演的沙也加,除了有村架純太索(!)之外,喚起了過去求學時的回憶,這部電影打動很多人,因為我們都經歷過學生時代。

 

 

《奇蹟補習社》是個老師眼下的「wet 妹 / 廢青」發奮考入著名大學的「狂想」,沙也加的「階段性大爆發」令我回想自己曾經有過「的起心肝」的日子。在第一次的中五會考失敗後,我有點迷茫,更加明白這個考試的「影響 / 破壞力」,教育局講乜都係晒氣,什麼有很多其他出路,都是廢話,在我的那個年代,會考就是「一試定生死」,於是決定重考。

 

 

預備重考的那年,日間找了份政府統計處的臨時工(雖說臨時,也有半年工作時間),主要是處理人口調查收集的數據,半年後工作完了,開始修心養性,重新攤開課本,製訂溫書的時間表,在自修室默默地讀。我沒有像沙也加般,被學校老師睇死,也沒有偏心的父親(父母從沒干涉我的任性行為),更加沒有「奇蹟補習社」那位全情投入的良師,我的苦讀是孤獨和說不出原因的,像經過神奇的「靈光一閃」時刻,只知道要努力做好這件事。回想起來,我也被我當年的冷靜震懾。

 

 

在孤獨中我開啟了一扇學習的窗戶,讓曙光透進來,突然覺得啃書不苦,考試很易(當然我知自己不會是科科 A 級的材料),在我的有限資質範圍,輕鬆地考得好成績,足夠繼續讀中六,然而一年之後,在升上中七的第一個月,我便退了學,那個決定也來得很冷靜,灰心灰到盡時,原來可以很瀟灑。

 

 

離開了學校,開始找工作,打開報紙的求職版,空缺很多,但我卻想不到自己到底想做什麼,我喜歡的東西原來都不適宜「搵食」,八十年代是電腦蓬勃發展的年代,也好像是搵到食的行業,於是我暫且放下投身社會的念頭,去了工業學院報讀全日制的電腦文憑課程,首次為了不服膺自己是「文藝青年」的大反叛,在工業學院裡,遇到和中學時代很不同的老師……

 

 

篇幅所限,「第二部份:老師」,留待下期再續。預告:第二次看《奇蹟補習社》時,多了代人補習老師坪田的角色,因為近年我也當老師了,前年又重返校園,「老師」與「學生」身份不時交錯重疊,感受很深。

 

 

 

 

 

第二部份:老師

 

第二次看《奇蹟補習社》,除了繼續欣賞有村架純的努力,還多留意補習老師坪田這角色,導演土井裕泰請著名的「電車男」伊藤淳史來演,特別有意思,這位外型矮小,表面怯懦的書生,原來有崇高的教育理念,絕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兼且順應學生性格,設計不同的學習方式。

flying colors

電影舖排了一場重要的轉折戲,沙也加(有村架純)發現學校的老師來找坪田,兩人到咖啡室密斟,沙也加與男同學尾隨而至,原本以為兩位老師有什麼陰謀,但原來是坪田的剖白戲,他說世上沒有差劣的學生,只有差劣的老師。坪田又說,他看到沙也加有獨特的潛質。

 

這番話令沙也加內心激動,痛定思痛,決心全力以赴考入慶應大學。我也看得激動,想起這幾年我也是位老師,不禁又有點慚愧。

 

《奇蹟補習社》中補習老師與學生之間的默契,是我夢寐以求的。站在學生立場,遇上像坪田般的老師,幾乎是天方夜譚,或者說,在這個世代,已經沒有這種感應,學生及家長們都以成績掛師,令學生考得好的,便是好老師。

 

最近補習社之間的競爭,披露了一位「補習天王」的身價,是過億元年薪之數,多過很多國家的政要元首,令我這些「窮老師」眼紅紅,但我很會自我安慰:如果我當教學是門純粹搵錢的行業,我便不會行這條路。

 

初當老師時,我已經告訴自己要做一位崇尚自由,鼓勵學生暢所欲言,活出自我的老師。當時在一所私立大學新聞系任教,第一天上課前,緊張得在洗手間嘔「黃膽水」,我也像坪田一樣,刻意地讓自己融入年輕人的世界,我時常看「高登」,結果發現我比學生們更熟悉時下的話題。

 

開始的一兩年,我是過得很愉快,因為是兼職性質,沒有很大的壓力,加上我當時是現職的新聞記者,自問來自行內的經驗,遠比那些依書直說的優勝很多。

 

我心中有幾個「壞榜樣」,一直警惕著我,不要淪為像他們一般的老師:小學時有位教中文的中年人劉老師,喜歡大聲責罵男同學,對女生則十分溫柔,偶爾還「過吓手癮」,長大後我方知這種咸濕伯父大有人在。

 

另外一種是每年教同一科,相同的筆記、相同的「笑位」及相同的爛 gag ,表面輕鬆但其實重覆著一模一樣的規律。另外一種是完全不理學生的存在,老師進入課室把筆記讀一次,然後下課,學生們嘈吵或安靜與他無尤,我長大後才明白那是搵食的一個很高境界,對世事不為所動。

 

很遺憾,近年我都在中學任教,我除了沒成為咸濕伯父外,其餘兩種我曾經不屑的老師,我慢慢有他們的質地了。因為疏懶及其他原因,我開始不備課,走進課室便重覆去年的一套方法,包括說著一式一樣的笑話。有時,當全班同學均沒反應時,我會低頭將該說的說完,然後下課,在初教的時候,我曾經發脾氣奪門而去,現在只想草草收場。

 

看著坪田老師的全程投入,我其實很心寒,雖然那只是一個虛構的戲劇角色,也足夠令我反省,我原來也有過像坪田年輕時的心境:放眼世界,一展抱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