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列車:新屍維



am730  08/2016

屍殺列車:


新屍維
《屍殺列車》這部南韓製作的喪屍電影,沒有賣弄血腥核突,而是以緊張氣氛配合溫情,打動觀眾。《屍》和很多喪屍類型片一樣,並沒糾纏於喪屍出現的原因,而逃避喪屍襲擊,不要變成同類,才是關鍵。

 
追溯喪屍片的本源,不得不提佐治羅美路(George A. Romero)。這位「喪屍片之父」,六十年代開始拍攝喪屍片,他對「喪屍」的定義亦廣為後來者跟隨,往後的數十年,我們「看」到的喪屍都是行動遲緩,沒有意識的,要重擊頭部才能被消滅,近年美國流行電視劇《行屍》(The Walking Dead)內的喪屍,亦是跟隨這法則。
 

《屍》片中的喪屍是很反傳統的,它們行動的速度非常快速,而且數量成千上萬,急速奔跑、堆積如山的喪屍場面,不難令人想起畢彼特主演的《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
高速行動的喪屍,配上高速行駛、由首爾開往釜山的KTX高鐵,導演延尚昊巧妙地布下這個局──不能回頭或停下,只能向前衝,但在密閉的列車車廂中又有喪屍出沒,製造出一浪接一浪的緊張場面。

導演每每在緊張關頭用上喪屍片的舊有定義──喪屍雖然行動快,但畢竟是「腦殘」的,所以不懂開門;它們在黑暗時會稍為靜下;它們對聲音敏感……總之,導演在危急關頭便重啟一項特性,竟然有點黑色幽默。

 《屍》另一特別之處是,男主角錫宇(孔劉飾)並非傳統的災難片大英雄,最初導演告訴觀眾,錫宇是個市儈的基金經理,對下屬的一句責難「你為散戶打工的嗎?」,已知他為錢可以不擇手段;同時,他不是個稱職的單親爸爸,經常疏忽照顧女兒秀安。錫宇在不情不願下,陪女兒到釜山探訪前妻,登上了那列高鐵,故事才開展。

這次旅程亦是他人生中一次重要覺醒,《屍》片成功之處是,故事以人性的善與惡貫穿,喪屍是催化劑,導演選定的3對主角──父女、夫妻與情侶,再輔以一位流浪漢,他們展現了人性光輝,相對的是奸角如運輸公司老闆及一群盲從的自私乘客。列車,某程度上是社會的縮影。

錫宇是被純真的女兒秀安感化,尋回自我的人,起初他還老練地勸戒女兒「不用做乖孩子,危急時只顧自己」,甚至狠心關門,拒救奮不顧身救人的大隻佬相華(馬東石飾)。其實相華才是本片的真英雄,外表粗獷,但對懷孕的妻子成姬呵護備至,是勇武的行動派,他憑力量打出新血路,最後成姬與秀安代表了倖存者的希望。《屍》固然有驚嚇的喪屍場面,但「人性」才是關鍵,導演還很捨得,讓片中沒有永遠打不死的主角,讓人有始料不及的故事發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