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牛肉麵走青」革命

《Spill》 08/2016

《危城》:


「牛肉麵走青」革命





陳木勝已經被我歸類為老頑固導演,他有自己一套「好片」的準則,信念堅定,不容易動搖。《危城》是典型的「陳木勝作品」:有情義有動作有爆炸有灑狗血式煽情;但它也是陳木勝最「神奇」的中港合拍片,香港人需要用政治角度解讀這部電影,它才有意義;若然觀眾關閉所有聯想,《危城》只是另一部比《新少林寺》更難看的動作片,觀眾要忍受曹少鄰(古天樂飾)極度誇張不合情理的角色。

所以香港觀眾要將《危城》故事發生的地點「普城」,看成今日的「香港」:本來人民生活安定,有護衛隊維持治安。隊長是正義的楊克難(劉青雲),多位武功高強的隊目輔助他執勤。在軍閥割據的亂世,原來的管治者已經沒空照顧「普城」,而當下最大勢力,是極度兇殘的軍閥曹瑛,曹營的魔爪快要伸到「普城」,城中人人自危。

曹瑛的「先頭部隊」竟然是單獨入城的兒子少帥曹少鄰,此人惡貫滿盈,卻不時嬉皮笑臉,他的宗旨是「最緊要好玩」,在毫無預兆下(勉強可以說因為牛肉麵有沒有「走青」),殺掉三人(小商人﹑女教師和小孩),陳木勝為了灑狗血,不惜安排少帥殺死無辜小孩,來渲染悲情。

少帥被捕,楊克難宣佈翌日執行死刑。此時曹營的將軍張亦(吳京飾)掩至,本來可以硬搶,但因為少帥要玩,要在「普城」散播恐懼,滿足他的變態心理,少帥自願被收監至翌日,張亦暫且撤退,此情此境看在浪人馬鋒(彭宇晏飾)眼裡,馬鋒與張亦早有淵源,二人曾是鏢局兄弟,友情深厚,礙於時勢,各奔前程。

楊克難﹑馬鋒與張亦,構成了陳木勝電影最愛用的「男子三人組」(例如《掃毒》),關係必然是恩怨交纏。曹少帥延續了導演愛創造極度失常的奸角的風格(如《保持通話》中的怪裡怪氣的劉燁),因為一旦設定了反派是「癲」的,所作所為便不用考慮常理,作為編劇的陳木勝不會不知道這是編劇最喜歡用的「茅招」。

古天樂用了最無節制的演技來演,可算是古天樂從演以來最「難看」的角色(《門徒》中的道友也古怪但不難看),他很落力去演以為是「深不可測」的奸角,但角色實在太誇張,古天樂演來演去也只能是個「癲佬」,沒有深度可言。

觀眾不禁會問:世上真有如此變態的當權者……香港人要自行解讀了,將 689 代入曹少鄰去,一切變態行為便有參考,「普城」愈亂,人民愈貪生怕死愈有利少帥的統治,不必直接擊倒楊克難,「普城人」會求安定,把他拉下台,向強權屈服。

楊克難曾警告,面對屠夫政權「跪又死,唔跪又死!」但廖副隊長(廖啟智飾)卻勸他「咁跪咗先啦」。「跪咗先」這句話香港人太熟悉,直接對應政府在政改方案叫人「袋住先」,但無論如何爭取真普選,最後當權者根本從沒應允給予大眾自由和權利。

《危城》表面上混合了《七俠四義》及《龍城殲霸戰》(High Noon)的處境,楊克難正是維護正義,抗拒來犯的孤獨英雄 Gary Cooper ﹐分別是他是較強硬的抗爭者,但最後也因為不想百姓被宰殺,而束手就擒,繼而遭到虐待,但「普城」大部分人仍未覺醒。如果曹少帥收手,普城便會在他的管治下和諧安定。

可惜這是一部陳木勝電影。不能避免殺戮和爆炸,少帥要繼續殘殺百姓,百姓「唔見棺材唔流眼淚」,死到臨頭才懂得武力抗爭,陳木勝最後強調幾位「平民」阿伯出手,突襲成功,普城人才一湧而上,收割抗爭成果,之前的先行者(護衛隊成員及浪人馬鋒)已經無人記得。楊克難說:「公義要有人做先至存在」,陳木勝補充:要流血要爆炸要集體收割,普城才能重生。

《危城》的意義,直接交到觀影者手上。大陸電檢當它是國民黨統治下令中國生靈塗炭的災難片,香港人會對「普城」的水深火熱感同身受,陳木勝導演一次漂亮而聰明的左右逢源,但經此一役,被香港影評人無限放大其政治寓言,恐怕下次廣電局會把他當作姜文般看侍,慢慢斟酌劇本內的一字一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