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挑機》﹙Nerve﹚



Yzzk , 08/2016



​《極限挑機》﹙Nerve﹚

相信《極限挑機》電影,或原著小說珍妮萊恩的《試膽任務》創作時,還未預料到手機遊戲「Pokémon GO」  的熱潮席捲全球,這個捕捉精靈的遊戲,藉著動漫「精靈寶可夢」﹙寵物小精靈﹚的影響力,深深俘虜用家心靈,支配了他們的行為,「精靈」出現地點擠得水洩不通。

本片的「主角」是極受年輕人歡迎的網絡遊戲「挑機王」﹙Nerve﹚,註冊為「玩家」,接受遊戲提出的各項任務,用手機拍下完成任務過程,「玩家」可獲得獎金,難度與獎金逐級提升。「挑機王」也接受付費的化名「觀眾」登記,收看「玩家」冒險過程,被觀看人氣最高的「玩家」成為網絡紅人,一舉一動均受到注目。

慧﹙愛瑪羅拔絲飾﹚性格內向,好友薛妮﹙艾美莉米德飾﹚是「挑機王」的紅人「玩家」,大膽舉動受到「觀眾」熱烈追捧。慧證明自己不是弱者,戰兢地成為「玩家」,在第一個任務「親吻陌生人」中認識了伊恩﹙狄夫法蘭高飾﹚,在「觀眾」的慫恿下,慧與伊恩結盟成「玩家」組合,合作完成很多驚人任務,慧因樣貌娟好,超越薛妮成為最受歡迎女「玩家」。然而遊戲最後將「玩家」推向嚴峻的死亡邊緣,「玩家」在「觀眾」推波助瀾下,悲劇隨時發生……

本片儼如一部「後Pokémon GO世代」預言書!互聯網支配了人類的貪念﹑慾望與執著,「挑機王」背後主謀,主宰這場虛妄悲劇的,是旁觀者和參與者 — 每一位選擇旁觀的人都是罪行共犯。

《極限挑機》檢視了社交媒體足以致命的吸引力,參與者被潛移默化,做出超越社會道德規範的行為,故事的設定頗為極端,但道德批判卻不是很強,它沒有歸咎某類人﹙各式各樣「寄生」在網絡的人﹚,那種被支配的行為是「用家」﹙「玩家﹑「觀眾」及所有傳播遊戲訊息的人﹚及真實世界的鼓動者﹙在現場支持及鼓勵「玩家」冒險的人﹚集體創造出來的。諷刺的是,遊戲根據數據作出指示,是一種很「民主」的方式,玩家亦有隨時退出的自由。網絡本身是很中性的,像捉精靈的遊戲,導演把這遊戲模式幻想得偏鋒一點,像本片的情節真的有機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並非危言聳聽。

本片反思網絡現象,有別於一般以互聯網為綽頭的廉價驚慄片 。兩位導演的舊作《Catfish》也值得參考,描述因Facebook出現而產生的特殊人際關係,也是由網絡衍生的題材,與本片的題旨有些聯繫。
—–

導演:亨利祖斯﹑阿爾舒文

編劇:謝茜嘉莎莎

原著小說:珍妮萊恩

主演:狄夫法蘭高﹑愛瑪羅拔絲﹑茱麗葉露薏絲﹑艾美莉米德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