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兒子的安魂曲》:放心

​《Spill.hk》, 2016年11月04日
《給兒子的安魂曲》:


放心


年屆 85 歲高齡的日本導演山田洋次,絕對是當今影壇的瑰寶,他的電影總會令人釋懷,他逾越生死的豁達和諒解,永遠恰當地在他的作品反映出來,而他的技巧,含蓄地展現於故事裡。


山田洋次接連完成了《給兒子的安魂曲》及《嫲煩家族》兩部風格截然不同的電影,香港觀眾先看到《嫲煩家族》,它的幽默令人捧腹,寫家庭倫理,揮灑自如,對生活的悲喜,都了然於胸。

《給兒子的安魂曲》為原爆 70 周年而拍,銘記戰爭的教訓、人類的罪孽。這個題材對日本人而言不得不沉重,山田洋次道出了戰爭對平民百姓最殘忍之處:是倖存的人覺得對不起死去的人,「活著」是一種歉疚。

主人翁伸子(吉永小百合)被戰爭拆散了家庭:丈夫因肺結核病早逝,長子在緬甸陣亡,次子浩二(二宮和也)在原爆中遇難,只有浩二的女友町子(黑木華)常來探望。町子在原爆當天恰巧請了病假沒上班而逃過一劫。《給兒子的安魂曲》是部「鬼片」,有不少山田洋次較少用的電腦特技場面,但並不驚嚇,藉浩二的亡靈回來,與母親緬懷生活點滴。

電影用上了頗為特殊的開場,殘舊效果的黑白片段,從美軍轟炸機預備在長崎上空投擲原子彈開始,原本美軍指令機師必需要有清楚的視野,才能執行轟炸命令,不能單靠雷達的判斷。長崎當天正好被密雲覆蓋,本以為可避過一劫,但一陣清風吹散了雲層,機師的視野豁然開朗⋯⋯命運就是如此諷刺。

地上的人又如何呢?醫科學生浩二如常地告別母親伸子,勉強擠上超載的電車到城中大學上課。浩二準備抄筆記時,鏡頭對著玻璃璃墨水瓶,突然強光出現,瓶子扭曲變形——原子彈爆炸了。在朦朧的影像下配上浩二的旁白:「1945 年 8 月 9 日,上午 11 時 2 分,我死了。」

接著是彩色片段,三年後的紀念日,町子帶了鮮花和雞蛋來到伸子家,接她前往墓地拜祭浩二,伸子對町子說,是時候放低對浩二的思念。

這是一部關於適時放手的電影,雖然過程殊不輕鬆,但生活還是要繼續。町子當上了老師,片中有一幕她帶著女學生民子到城中「復員局」,查問民子的軍人父親下落,獲悉他已在菲律賓陣亡,民子請職員寫低父親陣亡的情況,好讓她把訊息帶回家中病榻的爺爺,戰爭令三代人受苦,小孩子很早要面對現實,學懂堅強,町子忍不住痛哭——其實她也不過是位少女,也要提早面對人生巨大的考驗。

山田洋次安排浩二的鬼魂回家,是有特別的用意,只有母親伸子看見他,能和他說話(當然可視為伸子的幻想),幾段母子相處的導,拍得非常溫柔,二人的真心剖白,慢慢放下心結,沒有激動和哭訴。

浩二是位愛笑的大男孩,心無芥蒂。伸子也似乎知道兒子「回來」的意義,所以她更想說服町子放手,過她的新生活。伸子聽過町子提及一位學校同事黑田(淺野忠信),從戰場活著回來,聽到德國作曲家門德爾松(Mendelssohn)的樂曲會痛哭。伸子雖未見過黑田,單憑這點便認定他是個好人,因為浩二也愛聽門德爾松,家中珍藏著他的唱片。

山田洋次藉這首音樂便串起了四個人的故事,而且關於過去﹑現在和將來,山田洋次的技巧很高,電影語言運用得不著痕跡,而且感情豐富,絕對可當電影教材,請細看浩二回家,在房中看到唱片那一幕:浩二捧著門德爾松的唱片,電腦特技鏡頭令唱片在浩二手中旋轉,然後淡入留聲機,flashback 到浩二與町子談戀愛的時候,在房間正要親熱時,樂曲「走了音」(留聲機需要上鍊),對 cut 本欲拿茶點上樓給二人的伸子,卻知情識趣暫停,浩二發覺音樂變了音,連忙為留聲機上鍊,音樂回復正常,伸子便拿送茶點上樓⋯⋯無論攝影﹑剪接﹑聲音及特技的配合,皆是完美的示範。

後段黑田出場,是個謙謙君子,戰爭令黑田失去了一條腿,鏡頭看著町子扶著他離去的背影——伸子放心了,觀眾也放心了,相信町子找到了幸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