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順風》:好想和你鼎泰豐

《Spill. hk》, 2017年01月04日

《一路順風》:


好想和你鼎泰豐


鍾孟宏導演首部劇情長片《停車》的劇情:張震買蛋榚回來,發覺車子被另一輛車堵住了,他想尋找車主,繼而展開了一天的不尋常經歷,遇見形形色色的人物,更惹來不少麻煩,有點像馬田史高西斯的《三更半夜》(After Hours)。

鍾孟宏的第二部作品《第四張畫》中,寂寞的小孩子小翔(畢曉海)與怪朋友「手槍仔」(納豆)一起騎電單車,有段愉快的旅程;《一路順風》承接了自《停車》以來導演偏愛的黑色幽默風格,和《第四張畫》中的小人物世界。半部公路電影,加上半部販毒黑幫片,合起來便是《一路順風》。公路部分的重點是許冠文,販毒故事主線是戴立忍,小人物納豆把兩部分串起來。

《一路順風》以大寶(戴立忍)在泰國的驚險遭遇開始,被毒販脅迫到殘舊的電影院,大寶被利剪抵住頸部受了一點傷……劇情之後轉到了台南一所荒廢的遊樂場,大寶與當地黑社會頭目庹哥(庹宗華)洽談生意,但兩人聊的卻是不著邊際的東西,例如討論大寶的衣著品味,和庹哥那張購買以來一直沒拆膠膜的豪氣沙發。

電影以這樣的開局是刻意令觀眾摸不著頭腦的,攪不清是什麼類型電影。庹哥與大寶的對話,從膠膜聊到物件的用途,到憶敘泰國的遭遇,這些和後來的劇情沒多大關係,手法有點像塔倫天奴的玩法,鍾孟宏藉此建立一種幽默而荒誕的風格,有別於前作《失魂》的暗黑懸疑。

戴立忍與庹宗華是兩位很好的演員,一舉手一投足均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兩位不同「風格」的壞份子(一位斯文,另一位粗魯),之後便是交代大寶如何招募了納豆(納豆)做帶毒品的跑腿,聘請過程也有點荒誕,其貌不揚的納豆,正是典型的「魯蛇」(失敗者),他與的士司機老許 / 許英傑(許冠文)由台北往台南的車程中,有大量的對白——嚴格來說是老許喋喋不休。

鍾孟宏的電影一直沿用他喜愛的演員,像戴立忍﹑庹宗華﹑梁赫群及納豆,他們已經很妥當地融入導演的風格中,這次他邀請許冠文演出,對香港觀眾來說,是很大的驚喜。他對許冠文這位「香港喜劇泰斗」必定有深入的研究。
老許這角色很有心思,導演首先為許冠文消除了「語言障礙」 ——遷就許冠文不純正的普通話,索性讓他飾演由香港移民台灣 20 年的的士司機,老許的港式普通話,說得小心奕奕,這有點干擾了許冠文的演出,但正好拖慢了那一向說廣東話對白很急促,香港觀眾熟悉的許冠文,很有新鮮感。老許有兩段廣東話(其中一段是自言自語),笑匠立即「歸位」,反而不好看。

今年 74 歲的許冠文,70 年代出道,演出經驗豐富,很早已確立了「冷面笑匠」的形像,之後與弟弟許冠英及許冠傑,創造過無數膾炙人口的電影,年長的香港觀眾隨口便可數到《鬼馬雙星》﹑《天才與白痴》﹑《半斤八兩》﹑《賣身契》及《摩登保鑣》等經典;也正因如此,許冠文致力演喜劇,戲路其實頗為局限(雖然他的喜劇角色千變萬化),除了初出道時演過一些李翰祥的作品外,之後的三﹑四十年便一直演喜劇。

然而,《一路順風》的老許,並不是笑匠,是含蓄﹑無奈及哀傷的失敗者。雖然導演還是利用他在香港電影中那廣為人認識的形像(角色名字許英傑也是開許冠文兩位弟弟的名字玩笑),但他的確帶來耳目一新的許冠文。

鍾孟宏不是近年第一位想重塑(或致敬)許冠文的人,2012 年,馮志強導演的《懸紅》,花心思舖排壓軸出場的許冠文,可惜大部分入場的年輕觀眾都不認識這位喜劇明星;2014 年的《Delete 愛人》,已經有點不合時宜的許冠文,更徹底被「葉念琛式」喜劇糟蹋。

《一路順風》的許冠文,是「罕見」的許冠文。鍾孟宏敢叫他放下過往形像,「台灣的士司機老許」,既很孤獨的,20 年前離鄉別井(暗示對香港回歸大陸悲觀),到台灣找新生活。雖然努力工作,落地生根,建立了家庭,有妻有兒,卻沒家庭幸福,最難堪是連男人的尊嚴也慢慢喪失。家人漠視老許的存在,他們是自顧在鼎泰豐吃飽,也不會想到為老許買外賣的陌生人,老許 20 年的打拼,只落得與一輛殘舊的計程車同在。

老許與納豆被困車尾廂時,所說的「鼎泰豐生日故事」,我覺得是近年華語電影中寫得最具神韻的對白,藉一件尋常的日常生活事件(到鼎泰豐吃小籠包,確是早年香港遊客愛做的事),短短幾分鐘,便總結了老許無奈的人生。

由於老許與納豆這段寫得精采,直接把大寶那段比了下去,黑吃黑的橋段有點公式,但大寶拷問出賣庹哥的阿文(陳以文)那段委實令人心寒(鋸開頭盔),也有「人在江湖」的參悟。

相對大寶突發性的結局,老許與納豆那段結尾很窩心。兩人失望地回程,再沒有喋喋不休的對話,被疲憊與沉默取代,的士在村鎮田湖日落美景中打轉,找不到出路,老許更用廣東話罵了句「這些地方適合拍鬼片!」最後憑小籠包紓緩了人生鬱結。中島長雄(其實是鍾孟宏當攝影師的化名)的攝影很優美,最後以谷村新司的名曲《昴》,及著名紀實攝影師劉振祥的劇照作結(電影中納豆拿出父親金士傑的照片也是劉振祥拍的),為這群小人物故事增添上荒涼的美感。

《昴》的歌詞很配合《一路順風》的意境:「(意譯)閉起了雙眼 / 心中盡茫然 / 黯然抬頭望,滿目照悲涼 / 只有一條道路通向了荒野 / 哪裡能夠找到前面的方向?」

不知鍾孟宏是有心抑或無意,《昴》在 80 年代也被改編成關正傑的廣東歌《星》,非常流行,那時老許的電影也很流行。《星》的歌詞也很有意思:「踏過荊棘苦中找到安靜 / 踏過荒郊我雙腳是泥濘 / 滿天星光不怕風正勁 / 滿心是期望過黑暗是黎明」。許冠文雖然失落了金馬影帝,但《一路順風》的老許是值得嘉許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