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藉口》:相敬如賓


《am730》, 12/2016
《漫長的藉口》:


相敬如賓
西川美和導演曾經是是枝裕和的助導,兩人的風格有點相近,擅於描寫微妙的倫理關係。西川新作《漫長的藉口》藉兩位意外喪妻的男人,如何面對傷痛之餘,反思婚姻與生活,電影風格含蓄內斂,感情細膩。
故事由一宗交通意外觸發。 作為及電視綜藝節目主持人幸夫﹙筆名 / 藝名:津村啟,本木雅弘飾﹚,與妻子夏子﹙深津繪里飾﹚結婚多年,沒有孩子。夏子與好友由紀結伴到北海道旅行,不幸遇上車禍,二人身亡。
幸夫替妻子處理後身時,認識了由紀的丈夫陽一﹙竹原皮斯托飾﹚,陽一有兩名年幼子女:長子真平與次女小燈。陽一因工作關係每周要離家兩天,幸夫自動請櫻上門照顧孩子,從沒照顧孩子經驗的幸夫,初次感受到「家」的溫暖,但他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假象,重要的是如何從這次意外中重新認識自己。
幸夫是個虛偽的人,作為一位小說作家,他面對創作困局;作為一位藝人,他討厭節目的庸俗;作為一位丈夫,他不忠出軌,趁妻子外遊時已急不及待相約女友﹙黑木華飾﹚在家中偷歡。
婚姻之約誓及承諾,對很多中年男人而言,是個漫長的藉口,縱使感情丟淡,雙方仍相敬如賓,維持表面的幸福感覺。  
夏子的意外身故,令幸夫霎時醒悟,原來他並不是太哀傷 — 但不表示他不愛妻子,而是「家」的感覺已經慢慢消弭於生活中,那種「無可無不可」的「透明」感覺,相信許多已婚中年都有相似的無奈。
幸夫的情況更甚,世俗要求喪妻要表現哀傷,那是人之常情﹙像電視台勵志節目對「思念亡妻」的安排﹚,但幸夫撫心自問,對妻子的猝然離世,並沒掀動他太多哀傷之情 — 或者,自責還更多一點:因為他接獲妻子的死訊時,正和女友在床上翻雲覆雨,說到底,幸夫最愛的,還是自己。
所以,由紀丈夫陽一的悲慟,才合乎情理,幸夫骨子裡是瞧不起陽一這種藍領階級,覺得他沒知識水平,所以當陽一在公開場合呼叫「幸夫」這真實名字時,幸夫是不想回應的,因為他在社會努力建立的是知識分子「津村啟」的形象。
西川美和成功地描寫幸夫的思維 — 這個角色很微妙和複雜,並非如一般戲劇角色般鮮明;他情緒上沒有太大的波動,性格有點自負,但又不能完全擺脫道德規範。 
妻子的死亡令幸夫察覺自己的自私和空洞,在漫長的婚姻生活中,感覺流逝,驀然發現原來沒真正「生活」過。
幸夫主動地照顧陽一的孩子,其實在測試自己的麻木,利用他的作家敏銳感覺,過渡那份空虛,嘗試感受他從沒有過的「家庭生活」,到底會對他有什麼改變及影響。
關於失去至親的哀傷,有人選擇沉溺痛苦,有人選擇盡快忘記,重新面對生活,西川美和透過幸夫寫第三種態度:「堅強,同時脆弱」,像電影《心靈觸洞》﹙Rabbit Hole﹚,母親勸經歷喪子之痛的女兒,可以將悲傷化成一種「可攜帶的重量」,時刻伴隨。
其實,只要幸夫對事情著緊一點,他是有親和力的。幸夫﹑真平及小燈相處融合,的確有「家」的幸福想像,但小燈需要的還是一位「母親」,所以當小燈對初相見的科學館女仕便流露親暱之情,幸夫感到有點悻悻然。
不能放下,便不放下吧。幸夫情緒最大的波動是發現妻子生前在手機中留下的筆記,短短數個字已經說明那段「相敬如賓」的婚姻之虛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